2007-12-14 02:05:33  Category: 世界旅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圖片:不丹 處處充滿驚奇的寧靜小國 (2)


普那卡宗探奇
普那卡宗歷史:普那卡宗初建於1637年,經一年就建成,取名「幸福王宮」。1639年,這裡另建了一座大殿,至今還留存著許多當時的武器。「宗」長180米,寬72米。1750—1798年兩次大火燒燬,以後又重建成今天的樣子。所有拉康的佛像都是1798年大火後所造,其中大殿的佛殿寶物為釋迦佛、蓮花生和沙普東佛。這所建築在歷史上多災多難,其中大火就達數十起,更為不幸的是1960年和1994年父曲河上遊冰川融水,這裡遭受溺水,但人們在很短的時間內用傳統手法將其修復了。
 

剛出賓館,看到王宮的四周站滿了群眾和警察,他們三三兩兩地有說有笑。有幾個漂亮的女警察,我想為她們拍照片,當她們發現我的鏡頭對準她們時,便一下子嚴肅起來,整整衣服,拍著塵土,理理頭髮,筆直地站在那兒擺起了姿勢,好像這樣才能與她們的警服相配。雖然這不是我想捕捉的鏡頭,但看著她們這樣認真,還是拍了兩張。隨後,一隊由警車開道的十多輛越野車快速駛來,原來這是不丹國主管商貿的大臣前來這裡視察。 

逼近了塔希岡宗,憑我的直覺,這裡是不向外人開放的。走到跟前,我試探著朝警察努努嘴;出乎意料地是,這警察竟然沒有攔我。我趕緊一步跨了進去,只見宗址的大院內有著一個藏區常見的擎天柱,上面掛著一條上下對稱的雙龍經幡,被大風吹得啪啪作響。擎天柱的旁邊放置著一輛很現代的日產消防車,這是我第一次在寺廟裡看到停放在古建築邊的消防車,這說明不丹人很珍愛自己的文化遺產。大起膽子拍了一些照片,我又走向一個高台階的大門。走到門口,我跟喇嘛打招呼:「ok?」喇嘛沒有說話,而是彎腰用雙手示意我可以進去。我真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客氣。

進入庭院,這裡安靜極了。這是一個長方形的天井式建築群,佔地面積約為1500平方米,所有朝向院內的牆體及門窗都使用木料搭建。其色調均使用黑白紅三色,對比強烈,襯出一種宏大氣勢。位於東側的大經堂高達20餘米,是這個建築群的核心,裡面供奉著高大的蓮花生大師塑像以及精美的壁畫。

為了進入不對外開放的大經堂,我走近喇嘛們,開始給他們拍照、套近乎,並讓他們看數碼相機顯示屏中他們自己的形象。幾分鐘後,我用手往裡一指,同時「ok?」一聲,意思是可以進去嗎?喇嘛笑了,其中兩人也衝我道「ok」。我一邊脫鞋,一邊走,很快就順利地進入大經堂。

此時經堂也傳出誦經聲,裡面有二十幾個正在唸經的孩子。這個大經堂是沒有維修過的老寺廟,光滑的木地板上有著深深的凹槽,透露出它曾經的輝煌。四周的牆面繪有釋迦牟尼佛傳道的精美壁畫。我在裡面一邊調動起這些孩子,一邊利用最佳的光線和角度拍攝了不錯的照片。這是我在不丹寺廟內唯一的一次拍攝,真後悔沒有帶哈蘇相機。

我心裡暗想,一路參觀的所有寺廟均不能拍照片,給人感覺像要把他們的魂拍走一樣,可是像塔希岡宗這樣的重要寺廟,不用費力就能拍到,真是讓人喜出望外。

拍完照片,我高興地往回走。在宗址不遠處,看到河谷的岸邊,幾個不丹年輕人正在練習射箭。我順著小路下到谷底,在橋頭靜靜地觀看他們的練習。他們使用的都是非常專業的高級弓箭。由於語言的障礙,我們只能以最簡單的語言來交流,最後我終於明白他們是此地的專業射手,其中一位非常帥氣的小伙子,正在準備參加2008北京奧運會。從他的身材、氣質、執箭、瞄準、射箭判斷,他應該是一個非常穩健的射手。射箭運動是不丹的國家項目,但願2008年能在北京見到他的身影。

不丹全國只有一條主要公路,許多村鎮城市在這條公路的支線中,直進直出無法繞道。在山區行車非常危險和艱難,公路只有3米寬的瀝清路面,來回行駛的車輛駕駛員都很有禮貌,絕沒有強行搶道的壞習慣。車行駛在山上猶如蕩鞦韆,一會汽車會跌到海拔1000米的深谷,頓時氣溫很高,感覺很熱;一會又開始爬坡至海拔3700米的高度,此時又冷得要穿羽絨服。這一上一下的高差是3000米。在海拔3700米的地方,樹木種類顯出單一的形象,只剩下杜鵑花和松林樹,但植被依然非常好,是長尾猴和金絲猴的天地。路上我們幾次見到金絲猴,都是在有人修路的地方,這大概是因為它們渴望人類投食的緣故。其中一次,猴子離我們只有3米遠,如果不是有拖拉機駛入,我一定可以拍到特寫。

汽車從海拔3600米急速下降到海拔1200米的普那卡城市。1955年,這裡曾是不丹的首都,也是貴族冬季的住所。普那卡城市坐落在一條寬大的河谷上。彙集了喜馬拉雅山冰川融水的河流,從普那卡宗前流過。普那卡宗左邊的叫母曲,右邊的叫父曲,兩條河在普那卡宗前匯合成為普那卡曲。正值夕陽餘暉,暖色的光線照在龐大的建築群上,很遠就感到了一幅壯觀的景色。

這座建築物今天看上去仍感到是那樣的完美。我在藏區看到的各種藏式建築太多太多,但依我的眼光,無論是地理、規模,還是建築格局,普那卡宗都是最好的——僅從外景視覺,就會讓人激動不已,其每部分都可以用大筆墨來描述。

普那卡宗坐落的地方,遠古時期是古冰川融水匯合地帶。浩大的河水從這裡奔騰而過,由於地殼的抬升和冰川融水量減少,河谷慢慢退縮,形成不丹舉國少有的平整地面。這種慢慢穩定的地面被人們關注,並被建成大型寺廟。如今不再肆虐的河流靜靜地從普那卡宗前流過。寺廟安祥地依偎在蔥綠的森林之中,在珍貴的樹種花卉裝點下,普那卡宗建築群顯示出古典的優雅與王者的氣質。

由於經過多次破壞,寺院裡目前幾乎看不到古老的遺物,雖然部分牆體還能看到原來的樣子,但是具有宗教功能的裝飾物品已蕩然無存。現有的木質結構均不超過80年,但其雕刻藝術非常精湛。大殿的立柱全部為銅皮鏤花彫刻,其內容主要是吉祥紋花草人物,再通體鍍金,其長度為5米左右;部分門窗也都以整張銅皮鍍金,但未有雕花。門框飾以色彩繁雜的雕花,與之相配,顯示出不丹人在色彩創新上的大膽和獨特的藝術魅力。這種怪誕的反差,只有藏傳佛教藝術才敢大肆地應用,並延續了幾個世紀,這讓人驚歎。

由於時間關係,我不能對所有建築和大殿功能一一探究和拍攝,但是讓我吃驚的是主殿的窗戶鏤雕花竟是中國古代中原的吉祥花紋。驚訝之餘,我決心要把這個符號拍下來,而且要從裡往外拍。為此我再三要求可否將相機帶入大殿拍攝這一圖案,最後他們同意只能拍這窗花,不能拍攝內部景物。我迅速地調好構圖,用哈蘇50mm廣角拍了部分壁畫和整個窗花。這是唯一一張有關普那卡宗室內的照片了。

帕羅是我這次來不丹見到的最好的一片河谷地域,在這裡可以領略到不丹傳統文化以及藏傳佛教的積澱與延續。不丹歷史文化傳統幾乎全部源自西藏,是西藏文化蔓延並浸透了喜馬拉雅南麓的這片山域,並使其完成了西藏化歷程。在不丹王國長達幾個世紀的宗教文化適應過程中,他們一直保持了西藏化的文化特色。不丹王國最古老的廟宇就坐落在這裡——公元638年,由藏王松贊干布創建的Kyichu Lakhang寺,成為不丹王國文明歷程的見證。

不丹手工業發達,早在16世紀,普那卡就開辦了青銅鑄造廠。這裡的人們在青銅器、銀器和其他貴重金屬工藝品鑄造技藝上,表現出純熟的技巧。各個廟裡都有巨大的彩繪或鍍金的釋迦牟尼像,一些工藝精細的宗教面具常常在宗教舞蹈中使用。

帕羅國立博物館藏品極為豐富,它是由一古代圓形碉堡塔形狀的建築物改建而成的,分為5層,主要展示不丹的古代歷史、近代歷史以及佛教文化。其中陳列的一棵如意樹是我很感興趣的泥塑作品,其藝術表現手法很有創意。此樹可分為4面,每一面都是一個獨立教派的縮影,噶舉、格魯、寧瑪、薩迦的高祖大德都以不同形象出現,雕塑得非常細膩,可惜的是不可以拍照。

不丹人心中最神聖的佛院虎穴寺

虎穴寺的傳說:據古代經書記載,8世紀時一位名叫蓮花生的大師騎著一匹飛虎從西藏來到此地降妖服魔。蓮花生後來成了這個國家最重要的宗教形象。蓮花生大師曾在這裡修行三個月,留下了不少傳說。其中之一是:蓮花生會說話的塑像,騎著一匹雌虎飛到Taksang懸崖邊,鎮服了那時在不丹佔據山頭的山神鬼怪。

清早6點,我起床打開窗戶,烏雲纏繞在對面的山頂上。不一會兒,陽光開始散射。此時的烏雲變成了雲霧,在山上轉來轉去,整個帕羅河谷安祥得讓人心醉。

10點鐘,當我們去造訪著名的虎穴寺時,天空又開始暗了下來,不一會兒下起了小雨。當我們到達位於東部的虎穴寺時,雨下得更大,但是舉目一望,發現陽光已灑落在西面的森林之中,真是東邊日出西邊雨。

一路上,我與導遊用簡單的藏語、英語單詞交流著西藏有趣的故事,不知不覺已攀登了一半路程。我們將在半山的飯莊裡吃午飯。沒等飯端上來,我突然看到虎穴寺四周雲霧翻滾,因為光影的變化和雲霧的流動,眼前這景象就像中國的山水畫一樣。此時我忘記了吃飯,兩台相機交替使用,抓拍到不少好的鏡頭,不知不覺已拍了十多個膠卷。

不丹人吃飯都是用手搓米飯糰子。紅米飯糯而不黏,捏幾下就是個淺豆沙色的飯團。不過像扎西這樣沒完沒了地搓,還是第一次見到。我打趣地說:「希望這個飯團不是吃的,手上的髒東西都搓下來了。」扎西說:「我是在洗手哪!」

虎穴寺是不丹人心中最神聖的佛院,坐落在海拔3300米的懸崖峭壁上。這座險峻的大山建有不同形狀的寺廟,虎穴寺的位置最險要,遠處看像是吸在懸崖峭壁上。也許是這裡風水好,許多大師常雲遊於此。

這裡所有的殿堂都不是很大,很多都是依山據地而不規則地修建;壁畫全部都是先繪在布上,再粘於牆上(此種工藝在羅布林卡的亭台樓閣中也有),有點類似唐卡的畫法。這種繪畫式的壁畫,要比在牆上畫更加細膩,其內容多為普巴金剛之類的護法神。除此之外,各殿堂的銅雕佛像都巨製浩幅,由於房間很小,使人無法近距離完整地欣賞這些精美的佛像。由於我們最後來,遊客又少,喇嘛們這時已不知去了何處,最終我們錯失了更多的精品。虎穴寺是我在不丹見到的又一個集風光與藝術於一體的寺廟。

 

然而最叫人感到詫異的,也令人印象尤為深刻的,是不丹人對生殖器的崇拜——難以置信的是,不丹人的生殖崇拜竟然可以和嚴肅的佛教信仰互相結合。對我們而言,這可真是一次文化震盪!

生殖崇拜也滲入到民間藝術和文化中,不管是在帕羅小鎮,還是首府廷布,幾乎家家戶戶的門口都掛有與生殖崇拜相關的器物。根據導遊的解說,這種習俗正如我們中國人的門口掛著照妖鏡和八卦鏡,道理是一樣的,含有驅邪避凶的功能。一些寺廟的大殿裡,除了供奉佛像外,也擺放與生殖崇拜相關的器物。寺裡的住持還特地以木製的生殖器輕輕敲擊我們的頭頂,據說這樣能為我們帶來好運,且含有祝福一路平安的意思。民居門口也有色彩鮮明的生殖器圖案,芙蓉出水似地挺在那裡;有時還會調皮地在尖尖頭上畫一個圓頭細尾的精子,漂漂遊遊地鑽出來。扎西告訴我,在不丹,男人那玩藝兒可以威嚇妖魔鬼怪;如果一個男人在森林裡獨行感到恐懼的話,只需將褲子脫去,露出小和尚甩甩,就會嚇走林妖樹怪。

唐東傑布的遺跡

唐東傑布簡介:他是西藏歷史上最為著名的人物之一。他首先是一個偉大的藏戲藝術的發起人;幾乎可以說,藏戲就是經他一手發展起來的。他一生在藏地遊走,一邊走一邊演出;用演出藏戲的收入,致力於建築橋樑的事業。他用一生的時光為西藏建過一百多座橋樑;就連我們熟知的大渡河上的鐵索橋,也是他建的。

離帕羅十公里處(向遷布方向)的一座鐵索橋,就是離我們五百多年前的唐東傑布修建的。這座跨越五個多世紀的橋,一直是這條河上惟一的一座橋。40年前,由於風吹雨打、地震、山洪等自然災害,它終於被損壞了。但政府與民眾共同的力量挽救了它:鐵索橋被原樣遷移到下遊三百米處;兩岸各蓋三層碉樓,碉樓緊緊挽住八條40餘米長的粗壯鐵索。

踏訪這座珍貴的鐵索橋,我見到不遠處有一座寺廟。一位喇嘛告訴我:唐東傑布在造這座橋時,曾在此寺修行過一段時間,並進行過法事活動,一直到橋修完為止。許多痕跡都在表明這是一座年代久遠的古寺,幾棵古樹至少已有500至600年的樹齡;許多被拆除的舊房梁和其他舊物堆積在一起,木材表面顯出煙熏和使用過的痕跡。三樓的一個角落存放著幾米長的鐵索,我推測這是修橋剩餘而遺存下來的。

喇嘛神秘地從小屋裡拿出一隻1米多長的紅色長袋,說裡面裝著唐東傑布使用過的兩條枴杖。唐東傑布的藏戲可以傳下來,唐東傑布修建的橋樑留下來,但唐東傑布用過的竹製枴杖也能存留五百年?我心懷疑惑。但喇嘛神色鄭重,讓人不可懷疑。仔細看,枴杖上下兩端都鑲有鐵製錐尖。細細查看,確是舊物,但難以確定其製造年代。粗略估計,我想這兩根枴杖大概應有一兩百年的歷史,不會久到唐東傑布時代。這方面我有經驗:在西藏,經常會聽說某件東西為阿底峽大師遺物,某件東西為格薩爾的戰刀或馬鞍,甚至松贊干布的盔甲也留存於某一寺廟。他們總是會對類似情況大加渲染,以表明它們曾經的輝煌,以此來提高寺廟知名度。而我通常以為這不過是一些傳說而已。但不管怎樣,我相信這樣一種現象所體現出的文化的某種獨特性:它時時處處地表達出與神聖的關聯!

此時我非常想拍攝有關唐東傑布的塑像和遺物。但幾天的遊程下來,我知道這件事頗具難度——「政府是不允許在重要寺廟拍攝室內文物的!」喇嘛再次告誡我。但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企圖拍到兩根傳奇的枴杖。幾經交涉,喇嘛勉強答應了我的要求,但是我的相機進門時卻被留在寺院門口,我請扎西立即去取。他很快返回,說是政府官員正在寺裡參觀,沒法將相機帶上樓。

我不死心,決定再找機會。下樓後,我走進寺院門口,若無其事地拿起相機,裝著隨便轉悠的樣子;幾分鐘後,發現並沒有人關注我的行動。此時,我回到寺裡,又一次要求喇嘛陪我上樓拍攝。見我已經拿到了相機,他顯得有些無奈,但其神色已是左盼右顧,樣子比我還要緊張。我顧不了許多,逕直跑上樓,卻發現喇嘛的手在不停地發抖,可以看出他非常緊張。經堂裡光線很暗,完全無法拍攝。我在上樓的時候,就在緊張地考慮用什麼辦法將兩根枴杖拍下來:用什麼光?用什麼光圈與速度?是否用分段方式拍?進入經堂,我已拿定主意,迅速打開一扇窗戶,陽光頓時射入殿堂;我立即用設計好的光圈、速度,用兩分鐘時間完成拍攝。

下樓後看到喇嘛還是一臉的不自然,也許他正在為剛才的違規舉動懊悔。扎西一再說這太危險了,一但被知道拍攝了聖物,我們會被抓起來的——不能直接交流,他用雙手比劃了一個被「銬」住的動作。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達到了目的,我只能感謝他們。

帕羅機場是我見過的最刺激的機場之一。在我離開時,我再次感受到這一點。在我看來,到不丹的旅行項目可增加一項景點,就是觀看飛機起飛和降落。

記得當飛機快到帕羅時,我在空中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機場在哪裡。飛機不斷地下降,但始終看不到一條跑道。飛機拐彎順著峽谷飛行,可以感到兩側的森林快速閃過,就好像美國大片中的黑鷹戰機為隱藏目標而實施特技飛行一樣。幾次大拐彎後一個傾斜,飛機轉了一個彎,就在這時,一個隱藏在深谷裡的跑道陡現眼前;與此同時,我們的飛機以俯衝的姿態衝入跑道,還沒有反應過來,它已經降落在跑道的中心位置了!從滑翔到剎車之間的距離,只有1200米左右!當飛機安穩地停在跑道的末端,我看見前方300米就是河流和鐵絲網。機上的外國乘客都面面相覷,而不丹人則完全沒有任何表情。這時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知道是好玩還是冒險。

停留在不丹的最後時刻,我在候機室又觀看了另一次別樣的精彩飛行表演——只見一架飛機的尾部捲起一陣滾滾黃土,飛機像離弦的弓箭般快速滑行,在跑道長度的1/3處就騰空而起;其急仰的角度,竟然讓我能夠非常清楚地、完整地看到飛機整個機背!急速右轉爬升後,飛機一個右旋,開始貼著一面山傾斜地飛行。候機室裡的所有人都觀看到了這一完美的飛行表演,這種「響尾蛇」的特技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一個很小的不丹國,飛行員在2公里的跑道上完成高難度的特技,技術如此高超,真讓人刮目相看。幸運的是,從飛機起飛、右轉、左轉、爬升直到消失,我完整地拍攝了全過程。這是不丹國留在我相機裡的最後鏡頭。 

作者:新旅行  本文圖片及文字版權屬原作者所有
 

第1頁    第2頁

相關鏈接>>

 

 

Post 圖片:不丹 處處充滿驚奇的寧靜小國 (2) to digg. Post 圖片:不丹 處處充滿驚奇的寧靜小國 (2)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1798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