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1 02:00:40  Category: 旅行日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 湖南旅遊 ] 在雨霧中穿行--張家界之旅

本文作者:小土布衣

或者這個世界上再也無法找到另一個地方象張家界這樣帶給我如此複雜的感受。我坐在歸途的汽車上啃著剩下的最後一根火腿腸,這根腸是我出門時購買的,它陪著我走過了在張家界三天長長的路程,我不得不吃下它,因為我餓了。我想我對它還是有些感情,在吞嚥的時候我感到了某種苦澀。而張家界,何嘗不是一種可以吞食的食物,當生長在張家界的人感到飢餓的時候,張家界理所當然的被吞食掉。突然間我便茫然了,在汽車駛入一個又一個隧道時,我聽到了車廂內張家界當地人的自豪,他們議論著隧道的長度,這長度令他們無比自豪。我聯想到了那些談起百龍天梯談起黃石寨索道談起天子山索道談起十里畫廊觀光車無比自豪的張家界居民,我感到一種難言的心痛。我覺得張家界死了。我不知道應該將張家界的死亡歸咎於誰,就像一個砍下了頭顱的被行刑者,應該將他的死亡歸咎於劊子手?歸咎於宣判者?歸咎於法律?我不知道答案,也無法找到答案。 --1-- 張家界初印象

我抬起的左腿還未接觸到森林公園濕漉漉的街道,一群當地的導遊便將我團團圍住,雖然我不止一次經歷過這樣的情景,但是張家界的導遊們還是讓我大吃一驚,因為我從未見過如此執著的導演團體,他們一直跟隨在我的左右幾乎走完整個金鞭溪,並不斷向我出示著他們的證件以推銷自己,以致於一位跟隨旅遊團的阿姨因害怕他們搶我的東西而將我拉入她們的團隊。

我謝絕了。沿著濕滑的紅軍路緩緩前行,清澈的溪水唱響了動人的歌謠,但是這樣悅耳的聲音中卻不得不夾雜著若干導演的自己推銷,這使我感到厭惡,為了使此種情況停止蔓延,我必須選擇其中一位成為我的領路人,只有這樣,其他的推銷者才會放棄對我的跟隨。

最終我選中了一個默默跟隨不怎麼說話的大叔。大叔姓鍾,此君的最大特點便是與被導者保持一段禮貌的距離,只是在我需要引路的時候才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這也正符合我的心意,我一直很討厭有人在身邊喋喋不休。

但是,我仍然沒能擺脫無聊解說詞對我的摧殘。我遠遠沒有料到,在黃金周過後的旅遊低谷,仍然有如此多的人來到張家界,此起彼伏的解說聲通過劣質的擴音設備交雜在一起,頃刻間捋奪了大山應有的寧靜。而那樣可憐的聽眾,像幼兒園的孩子一樣被不同顏色的小旗子帶領到一個又一個景點,聆聽手拿小旗子的人對他們重複不知說了多少遍的解說詞。

這樣的旅遊有意義嗎?跟隨著導演踐踏別人一遍又一遍踐踏過的所謂景點,想像力與開拓精神對他們來說是不存在的,他們沉醉於拿出來主義,他們最擅長的便是向親朋好友傳述別人向他們傳述的話。

幸運的是,當我捨去乘座百龍天梯那個怪物,而選擇從老路爬上袁家界景區的時候,我享受了在張家界最美最清靜的一段時光,這段時光象金子一樣鑲嵌在我對張家界的記憶裡。

那是一段順山而建的石階,走進她的時候,能夠聞到雨霧滋潤樹葉的清香,我就這樣在人跡罕至的的石階上攀爬著,途中有一些供人休息的小店,走累了便座在被雨水滲透的木登上,聽鍾導與店主們天南地北的閒扯,間或有一些鳥叫聲和著鍾導與店主爽朗的笑聲迴盪在山林中。這樣的時光總會覺得很愜意,雖然會有一些輕微的疲憊感,但是又有什麼關係呢?當後花園美得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景色毫無保留地展現在我眼前時,曾經的疲憊,曾經的辛苦,又算得了什麼呢?這是乘座百龍天梯的人永遠也無法體會的幸福感,在漫長的孤獨感之後,便是一片將孤獨感剝落的美景。你懂嗎?行走的意義在於體會美景之前必須要體會行走的艱辛,肉體的辛苦也是景色的一部分,只有在付出之後,才能完全明白景色的美。可是他們不懂,我鄙視他們,我鄙視在一個又一個景點忙著拍旅遊紀念照的人,因為他們不是來體會張家界的,他們只是為了證明他們曾經到了張家界,他們會指著留影對他們的朋友說,這就是張家界。

這不是張家界,這是張家界變異後的旅遊景區。這個景區被可憐的販賣,賣給中國人,更賣給韓國人。在張家界所有的路牌,所有的對景點描述的牌匾,除了中文與英文之外,還有另一種語言,那就是——韓文——更確切的說是朝鮮文。大批的韓國人來到這片土地,他們在導演的安排下,瘋狂地穿梭於一個又一個景點,更為瘋狂地在這些景點留影,一張接著一張。而山上的小販,早已學會了用韓語進行買賣,更不要說沿途的歌舞表演點,土家的山歌早就被阿里郎取代。

雨點打在我的臉上,一滴接著一滴,天空的陰霾使我心煩意亂,為了躲避大批的旅遊團隊,我耽誤了太多的時間,我還未來得及仔細觀望這些無比曼妙的奇峰異石,天邊的最後一縷光線就向我說再見了。此時,我正身處天下第一橋,驚歎於那鬼斧神工的自然奇觀,驚歎於橋上成千上萬用於祈福的銅鎖,擔憂這橋會不會被過重的金屬壓壞,鍾導對我說,該投宿了。

據稱土家人的規矩是住在哪家吃在哪家,我尊重土家人的習俗,但拒絕習俗被販賣。在旅店老闆娘告訴我必須在她家吃飯時,我告訴她我不吃,我以此作為抗議。最終我還是在天下第一橋的小吃攤裡以一串我最愛的炸土豆和一碗米粉作為我的晚餐,雖然那米粉很鹹,我還是覺得那天的晚餐是我在張家界吃過的最好的食物。

--2-- 在雨霧中穿行

第二天一早,我依然在昨晚就餐的小店裡解決了肚子問題,便匆匆乘上景區內的環保車前往張家界的精髓——天子山景區。車行在崎嶇的盤山公路上,很是顛簸,嘔吐交響在我身後唱響了(我怎麼就不暈車呢),霧氣越來越濃,以致於司機不得不打開大燈行駛。

我座在車內煩燥不安,我知道在這樣的天氣中,天子山離我遠去了。而事實也正如此,在最為著名的御筆峰,我聽到的全是遊客失望的歎息和無奈的埋怨,這座神峰只是在濃霧移動的間隙偶然露出朦朧的身影,而處於御筆峰對面的仙女散花,一直堅定地躲在雲霧中。更不要說西海石林。

當雨霧遮住了你的眼睛,你除了歎氣還能做什麼呢?有聰明人士作了這樣的選擇:拍一張數碼合成照。我看見那些人像可笑的出現在山峰前,身後是一片燦爛陽光映射下的石林,與人像陰暗的光線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便是張家界。這便是張家界。我似乎聽到了一遍又一遍的哭訴。張家界已淪為談資,這不是張家界的錯。就像一個被強姦的美女,難道要責怪她長得太美了嗎?

我帶著遺憾離開了天子山,在濃霧中向神堂灣走去。與天子山的人滿為患形成鮮明的對比,在這個張家界最深的峽谷除了一個守鋪的商販,再無他人。可是霧實在太大,我甚至無法看清峽谷對面的山谷,更何況這深不可測的谷溝。據說從來沒有人到過神堂灣谷底,也就是說神堂灣的隱秘至今還是一個不解之密。傳說谷底滿是毒蛇猛獸。誰知道呢。人類的探索的慾望有時候對於大自然真的是一種災難,但願因為這些毒蛇猛獸的存在,會阻止開發商對張家界無休止的破壞。

告別了神堂灣後,我來到了點將台,這裡同樣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景點。我站在觀景台邊,貪婪地凝視著這些在霧氣中若隱若現的景色,濃霧在山林中纏繞著,就像聖潔的哈達掛在頸項。濃霧隨風勢時上時下,惹得人不忍離去。我聽見了來自山那邊的呼喊,那是混雜了男女聲的高呼,一浪高過一浪,濃霧在這喊聲中奔騰,又在喊聲停止時消隱。我知道這是山的抗議,她一定同我一樣厭惡這些莫名其妙的呼喊聲。

大觀台是一個旅行社絕對不會安排的景點,我到達的時候已是中午12點半,在路旁的農家草草解決過午飯後,便前往仙人橋跟一步難行。此時的霧已轉為大滴的雨點,打在臉上,似乎還有一絲寒意,在這絲寒意很快就被體內迸發的熱度驅散。從大觀台到仙人橋是一段長長的下山石階,這樣的路不耗體力,但傷膝蓋,特別是有重物在身,對膝蓋的傷害是特別大的(我在梵淨山深有體會,基本上就是在1000級以後把我弄殘的),還好這次我可以兩手空空而行,除了一台磚頭相機。

仙人橋是類似天下第一橋的景觀,也可以說仙人橋就是“世界公園”版的天下第一橋,橋的深度及跨度就要小許多,但是在這個無人的區域,看這座沒有鐵釘沒有銅鎖的橋,會覺得比天下第一橋要美許多,我不知道該怎麼樣形容當時的心情,於是篡改了一下《南方週末》著名的99年元旦獻詞:“雨點打在我身上,溫暖留在我心裡。”

是的,溫暖。我當時的感覺就是溫暖。雖然濃濃的霧氣遮攔了我的眼睛,但是我卻看了最清晰的仙人橋,當然還有在仙人橋另一面的一步難行。

時間在行走中匆匆溜走,到達烏龍寨的時候天已漸黑,穿行在狹窄的山道中,突然感歎,以前的土匪也真是幸福,手拿一把紅櫻槍,站在這易守難攻的關卡,便可飽覽無數美景。只可惜以前的關卡全都經過了人工的修築,你可以想像突然有那麼一道欄杆模亙在山間,是多麼不倫不類。但是,我又得感謝這些欄杆,因為它們保障了我的生命。

在匆匆觀賞完烏龍寨後我回到了天下第一橋,安頓好住宿後計劃明日的行程,因為在這一天,我必須踏上歸途。

--3-- 太陽下的風景

事情往往是這樣,當你認為已經結束的時候,其實才是開始。

在我計劃結束張家界的旅程時,天卻意外地放睛了。這樣,我便捨去了原有的計劃,再一次從踏上了前往天子山的車,去完成在張家界最後的心願。車行在途中,卻看見霧又瀰漫開來,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我不願帶著這個最深遺憾離開讓我已經感到很遺憾的張家界。我坐在車上開始向上蒼祈禱,我說,我的菩薩,你就快把太陽放出來吧!

幸運的是,當我達到賀龍公園的時候,並沒有因為霧的原因而影響視線,雖然那該死的阿里郎的聲音還在一直響個不停,雖然遊人比昨天還多。

我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西海石林怎麼能這麼美,怎麼能這麼迷人,就算在眼前不斷晃動的的人影、就算充斥在耳際的嘈雜的聲音都絲毫沒有讓她的壯觀、她的雄偉、她的秀麗、她的曼妙減分,那些黃色的、白色的山石,那些獨立的、連延的山石,那些遠處的、近處的山石,通通呈現在眼前,還有那些綠色的、黃色的、紅色的長在山上的植物,都以不可想像的和諧姿態出現,每一座山石都出現在最合適的位置,每一棵樹都長在最應該生長的地方。太美了。真想在這裡看一輩子,看春天的西海石林,看夏天的西海石林,看秋天的西海石林,再看冬天的西海石林。

全心凝望美景的時間總是顯得短暫,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西海石林,再次來到御筆峰,與前日的若隱若現不同,今天的御筆峰在陽光下毫不吝嗇的展示出她的所有魅力,但是仙女散花就不一樣了,仙女依然躲在濃霧中,羞於見人。

離開了御筆峰,我開始了漫長的下坡之路。在這略顯艱難的步行中,我看到了最徹底的誠信的喪失。這是來自於轎夫們對遊客的公然欺騙。在路上,轎夫們口喊著低廉的價格以吸引遊客乘轎而行,要價低得令人難以置信,或許正是出於低價格的誘惑,很多遊客都坐上了由兩人共抬的轎。但是,當達到目的地時,轎夫們要求支付的價格卻是剛才要求的雙倍,並在得到遊客明確的拒絕後,理直氣壯的表示,剛才的要價是支付給每個人的單價,於是,沿途中,總是能見聽見關於錢的不斷爭執。這真是一種高明的欺騙,可是身處於風景如此絕麗的環境,怎麼可能滋生如此齷齪的賺錢手段。

齷齪的不僅止於此,在寶塔峰,我看到了人對動物最殘忍的虐待。這只原本遊走於山間的猴被無情的鐵鏈鎖著,它一定很羨慕在金鞭溪自由自在的同類,它不得不在主人的斥責以及鞭嚇中做出逗樂遊客的工作,即使在它需要解決生理之需時,它的主人也不會放下手中的鞭。我看見它的右臂搭在與它合影的遊客身上,它的尿液順著它的腿而流,它的臉驚恐萬狀。它的表現為它的主人賺取了2元錢。就因為是這區區的2元人民幣,一隻猴子的自由被完全剝奪了,甚至生理之需。

人類,有什麼權利利用其他動物的自尊、自由甚至生命來換錢。我的心情有些低。

我固執的前往水繞四門的原因只有一個,我一定要去看看百龍天梯,這個慾望如此強烈,而又如此怪異,連我自己都無法解釋。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看百龍天梯,是看,而不是乘座。

這還是一片被韓國人包圍的土地。我終於看見了百龍天梯,這個怪物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我感覺到心痛,我看見那見冰冷的鐵釘深深嵌入山石中,我似乎聽見了山石的哭訴,這些哭訴化作風,一陣又一陣吹刮著。我在那裡看了很久,看掛在梯上的轎廂上上下下,看其他遊客看見它時發出的不可思議的驚歎,我不知道他們中間,是否有人跟我一樣感到難受。我想沒有,因為我看見他們在歡呼、在微笑。我選擇了離開,在離開時,我看見了刻在石壁上“天下第一梯”的紅字,我覺得那是山石溢出的血。

--4-- 後記

我回家的時候遇上了些麻煩,在午夜的懷化火車站,列車突然壞了,我因此在寒風中焦急的等待了兩個多小時。我想這是在人生漫長的旅途中必然要經歷的事,總會有波折,總會有磨難。或許現在的張家界就處在那兩個多小時的磨難中,總會有一天,她必須會以最完美姿態再我們綻放。

我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Post [ 湖南旅遊 ] 在雨霧中穿行--張家界之旅 to digg. Post [ 湖南旅遊 ] 在雨霧中穿行--張家界之旅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824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