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7 02:38:30  Category: 旅行日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 遊記推薦 ] 行走碎語-走向貴州

        點評:
        這篇遊記,感情的傾瀉遠遠多過旅行的紀錄,我們可以把這個看作是作者心靈與身體的一次結合之旅。

  在黑夜下書寫

  征遊伴

  每次出走,火車幾乎都從貴州青山碧水的土地上走過,然而,讓我衝動的想走近她,卻是5月看到的一篇遊記,幽深峽谷,青山碧水……

  長假漸近,開始四處征遊伴。這次特意註明:召集人保留選擇遊伴的權力。

  朋友聽說了我選遊伴的事兒,笑了,說:這是你嗎?怎麼如此挑剔、苛刻起來了?我笑著,說:一個人怕孤獨,人多了又怕辜負啊!

  有人跟帖,說,我也保留選擇遊伴的權力,把你的相片和個人資料發到我的QQ上,QQ號是……我回他:我對遊伴的選擇,並不以貌取人,所以相片就不必發了,志同道合最為重要,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的宗旨,未知的前路,是我們旅途最大的樂趣。

  還沒起行,朋友們已又在告誡我,倔強不是件好事,尤其於女人,該軟弱的時候,要表現出女人的柔情……只是,我不知如何分清,何為倔強,何為執著。

  一直都認為,結伴同遊,首先要自助,然後才互助。我有能力應付時,為什麼要假手於人?更何況,別人也沒有這個義務!
  準備出行

  秋風又起,收到玲的短信:秋涼了,小心著涼!那一刻,我的眼睛濕了。

  FEI回來,看著我半死不活的德性,說,仍是這樣?想好了嗎?

  我搖頭。她歎息著,說,為什麼過了那麼久,仍不是能放過自己?該放手了,做自己該做的事!放過自己,你才能再飛。我的眼紅了,她又刺到了我最脆弱的那個角落。

  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努力讓自己平靜,漸漸去淡忘那一段不堪的回憶。我不停地出走。每次遊走,我都以為我是一個全新的自己。在路上,無論多苦,多累,我都對自己說,要堅強,要堅持,要面對!

  我沉默地面對路上的一切,不停地承受,一直走著,走著,沒有盡頭……然而,路並不如我想像與期待的平坦,我不能自由地飛。

  曾以為,陌生的人一起結伴,少了因為熟悉才有的顧慮,會因為距離,在相處上能謙讓,體諒。但我錯了,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我徹底被打倒了。在遊走中,面對太多的不如意,我漸漸失卻寬容的心,不敢再相信別人。心門漸漸關閉,不再為誰打開。我以為,只有這樣,我可以讓心不再受煎熬,才能輕鬆上路。

  我喜歡站在破落、荒涼的世界中,靜靜的,享受著那種心痛的感覺,只有這樣的痛,我才確信我仍活著。我喜歡遠離人群,獨自漸行漸遠,拉下一票人的疑惑。只有這時,我才能平靜地面對自己,安靜地對自己說,孤獨,是我的宿命!累了的時候,總是會想起你輕喚我“丫頭”時的溫柔,當我強時,你心痛的眼眸。

  我的眼角,再次滲出淚水……你總是那麼輕易的激起我內心的微波。我無法再去面對,曾經的我們之間,我們之外,發生的那些事情,是那麼多,誰也無法預料,誰也無法控制。

  我痛。原來,我一直都沒離開過過去,仍困在局中,無法忘記,不是捨不得,或許只是不甘吧……

  不停的走

  曾有人問,人在何處才是真實的自己?是在擠滿生靈但是沒有感情的巨大的車站裡,還是在貧瘠但是真實的現實自然面前呢?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尋覓著一個怎樣真實的自己,所以,我選擇不停地走。

  走在路上的感覺是真實又虛幻的,那是一種暫時逃離之後的一種快意,身體的疲勞和一個人在路上的孤獨與無依重重地襲來。那時候,在路上遇到的任何幫助,或許僅僅是一個鼓勵的微笑,都會讓我感到莫大的欣慰和溫暖。

  在路上,人與人之間相互理解的那種惺惺相惜的感覺也是旅途中最大的快慰。但,只要一個冷眼,一句冷言相諷,足以推跨一路上建立的信賴與依靠。在路上,人是最脆弱的,信任因為互相扶持而變得牢靠,也會因為一個自私、不友好的舉動而破裂。

  在路上的人是孤獨的,是幸福的。

  獨自遠行

  車票無法確定下來,我的心又燥動不安了。其實不想給他任何的壓力,為票所累,不值得。但我只想要一個確定的日期,給同行的遊伴一個交待。我倒無所謂臥鋪還是硬座,反正,決意遠行的心,是什麼也阻止不住的。

  那一刻,我突然冒出了獨自遠行的念頭。這段時間,為尋遊伴,我已心力交瘁,過早地毀去了一顆自然隨意的心。

  突然覺得,只要我喜歡,一張座票,一個背包,我就可以這樣去走四方了。儘管,我害怕一個人上路的孤獨與無助,但我必須學會獨自一人的遠行了。或許,在以後的日子裡,這樣的行走,將是我一靠子要走的路。

  兩個人的天荒地老總比一個人來得幸福,恐怕我沒有這樣的福氣。沒有可以讓我為他停留的人,我只好繼續我的遊走。沒有可以結伴的人,我只好孤身上路……

  行走 碎片 片斷

  1、梵淨山

  出行前,wing掂量著我的背包,看著我,說:你又背那麼重,能行嗎?不要成了別人的負累哦。我笑著背起行襄,出發。

  走出玉屏的火車站,馬不停蹄,斷斷續續,經過6個多小時的癲簸,我們經銅仁抵印江。是時,晚上的9:00多了。第二天一早,坐車達山門。休整,起步,向梵淨山頂進發。

  背包重,加上腸胃難受,只想吐。我的腳步愈來愈慢。隨雲要跟我換背包,我仍是那一句,等我實在背不動時,再換吧。難受著,獨自一個在後面慢慢走著,走著。什麼也不管了,只要好好的走著,然後,登頂。一個人,獨行著,放慢腳步,感受著山間的清幽雅靜。實在受不了時,放下背包,坐在路邊大口大口的喘氣。胸口鬱悶著……

  有人從我的身邊走過,有的會停下來,問:重不重?累不累?然後試著去托我的背包,說:厲害!加油哦!我不知道我的同伴走到哪了,無力追趕,只是努力地走著……終於見到他們了,在等我,我真的拖了大家的後腳。他們很快又起行,我極不情願,我累……

  隨雲二話沒說,背起我的背包就往山上跑,我想攔也攔不住。我不再堅持,只好作罷。我竟真的成了別人的負累!那段長長的陡陡的上山路,隨雲幫我把背包背上去了。

  接近山頂,休整。起步時,把我的背包要了回來,隨雲也累了。接著的是一段較為平坦的環山路,我輕快地向前走,一個不留神,腳沒提到足夠的高度,鞋尖觸到階梯。包重,瞬時失去重心,摔倒在地,幸被跟在後面的隨雲扶了一把,感激!

  終於來到觀景台。正前方就是著名的磨菇石,左邊是老金頂,右邊是新金頂。SAM不上老金頂,我們趁機將背包放下,輕身攀登。上老金頂的路迂迴,陡。手腳並用的攀爬,扶著鐵索,攀過夾在兩大石間又陡又直的濕滑的階梯,好不容易來到了老金頂的頂峰。

  頂上只住了一個老和尚,老和尚在這裡修行了十幾年了。一座小小的寺廟,旁邊就是他起居生活的小屋,周圍可以立足的地方已沒什麼了。腳下,懸崖絕壁,稍不小心驚動了腳下已風化的石塊,感覺隨時有墮落的危險。站在山之顛,視野遼闊。坐在崖邊,與新金頂遙遙相望,眼下,一條蜿蜒的白色帶子在山間延綿著。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天地蒼穹,人是多麼的渺小!時而,霧起,眼前的景致時隱時現,如置身於仙景中。據老和尚說,這裡的海拔有2494米,比新金頂還要高。躺在老和尚小屋前的平整光滑的大石上,天是那麼的近,彷彿就在頭頂。藍天,白雲,微風,眩眼的陽光,彎曲的山間小路在腳下延伸。

  那份寧靜的自然美,令人心頭有“夢裡尋他千百度”般驚喜又悸動的感覺,突然置身其中,又驚又喜,手足無措。就像河終將歸於海,我也終於歸於自然。躺在山之顛,藍天下,看白雲在眼前遊走,全身放鬆,放棄自我的掙扎,坦然地面對雲綣雲舒。和著細風,伴著曖暖的陽光,那是一個怎樣慵懶的午後!

  無語,寂靜。陽光在手掌流淌。眼裡蕩漾著的是,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青青的山……我醉了,什麼也不想去想,什麼也不想去做,唯一可做的是,把這天與地,山與靈的唯美感受,一一珍藏起來。雖然極不情願,還是要下去了。置SAM一個人在苦等,不厚道。

  在鎮國寺住下,我們4人繼續登新金頂。新金頂的路是沿著筆直的山體鑿出來的,陡峭異常,如攀巖般,步步驚心。然而,景致沒有老金頂的好。據說,在新金頂上,如果有陽光,會有緣見到佛光,只可惜,我們什麼也沒見到。扶著垂直的鐵索,沿著崖壁上雕鑿的階梯向下,我只覺得眩暈。

  昨夜寒冷難耐,幾乎一夜無眠。5點多,整個寺院一片嘈雜。我賴在床上,感受著外面熱氣騰騰的喧嘩。掙扎了好一會,才決定起來,隨著人群,走向磨菇石,觀日出。磨菇石上人頭洶湧,晨曦的清靜,被這人氣沸騰的人群打擾了。

  我冷,全身發抖。無論我躲藏在哪裡,風總是從四面八方的將我包圍。我無處可避,乾脆將自己置身在廣闊的天地間,任由冷風將我吹。太陽似在與我們捉著迷藏,久久不露面。我的臉被風吹得僵硬,手也冰凍得不能動彈。與熊貓、薇走散了,我一個人在徘徊。

  終於受不了那刺心的寒冷,我躲到一塊大石下。呼之欲出,紅霞染紅了半邊天。日出的餘輝如火般燒著。沐浴著朝陽的絢麗,坐看火燒雲的壯觀。我一個人靜靜地坐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與自然相融為一體。

  回頭看時,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身後安坐了一對情侶。他們手牽著手,互相依偎,靜靜地望著天邊,在冷風中幸福地微笑著……

  我羨慕。突然覺得很孤獨,很心痛,有被離棄的感覺。一直以來,我總是固執而任性的以為,一定有什麼是永遠的,總是堅持著一些東西,堅守著那個信念,總以為自己一個人什麼都可以,也足夠堅強。天邊依然紅彤彤一片,我的心在泣著血。

  女人最受傷害的,不是因為沒有得到愛,卻是在她有所期待的時候,讓她失望,在她最脆弱的時候,沒有扶她一把。此時,我脆弱不堪。此刻,我只想有這樣一個人,陪在我的身邊,看這風起,看這雲湧,看這朝霞,看這日落,然後,慢慢老去……

  想到這裡,我淒然也笑了,我只能孤獨地坐看一個人的地老天荒。吃早飯時,我還是冷得混身發抖,筷子也拿不穩。SAM將手套借給我,但我知道,徒添多少的衣物都沒有用,我是心冷。沒有人會知道,就在剛才那一剎,我經歷了一個人的天荒地老,那種淒涼與無助,沒有人會瞭解。下山了,向八千多級的階梯出發。

  隨雲還是背上我的背包,我放棄堅持。他們三個飛一般的飛身而下,只留我和薇晃蕩著。路上碰到一貴陽的帥哥,累得比我們更不堪,腳步零亂,晃晃的蕩在我們的前面。

  我站在那裡大嚷著:你不要這個樣子晃在我的面前,看著你這樣,我實在不會走下去了!惹來他一陣的大笑。我們也席地而坐,不動了。就這樣,鼓勵著,和著他一起向下……將近三小時,我似過了一個世紀,累得只想變成一個球,滾下去算了。於來到山腳,他們已在溪邊休整了快半小時了。

  把背包放下,我的腿酸軟得已站不穩,差點倒下。累,累,累……

  2、西江千戶苗寨

  從梵淨山下來,原路往回趕。經江口,銅仁,玉屏,歷時接近9小時,終於在晚上的10:00左右到達凱裡。凱裡,蘆笙節,鬥牛,腐敗。

  去西江的路並不好走,晃得我頭暈暈的。行至半路,司機停下車,在路邊的小店買豬肉。小店前,有3個小孩擺了個小攤,響著清脆的叫賣聲,叫賣著柿子。中間的小女孩長得很可愛,笑得很甜。我悄悄地舉起相機,企圖拍下她甜美的笑容,可惜她很快看到我的意圖,忙躲藏。我幾次都未能如願。

  我隔著窗子衝著她笑,她也甜甜的看著我,笑著,有點狡,又像在捉弄著我。我打著手勢,示意只拍一張,她還是笑著躲。直到車要開了,她才大方地揚起手,與我說再見。可愛的女孩!

  4:00左右,抵西江。

  跟一苗婦,住進她的家。她的家就在千戶苗寨對面的山坡上。屋子旁邊還飄出了一個木頭的小亭子,在那裡可以飽覽整個苗寨。亭子旁還有一棵老樟樹。環境不錯,風景一流。放下背包,沿著破破的路走向苗寨。走著走著,又與他們走散,剩我和隨雲在溜噠著。

  天色漸暗,我躲到店裡試著苗服,只是難為了隨雲。晚飯後,我們坐在亭子裡,閒聊。蟲子很多,撲面而來。我們把亭子裡的燈關掉,沉浸在黑暗中,看對面山頭的苗家燈火,如星星般點綴著整個山頭,感覺溫暖。一隻小小的瑩火蟲在眼前飛過,惹來我們一陣的驚呼。

  想不到,一隻小小的瑩火蟲,勾起了隨雲一段浪漫的往事。聽著他娓娓道來有關他,她,瑩火蟲的浪漫故事,我們無不為他的那份浪漫的情意而動容。之後,隨雲一個人躲在暗處,靜靜的……

  SAM炒來了花生,斟了上梵淨山時買來的酒。我們就坐在亭子裡,面向千戶苗家燈火,吃著花生,喝著酒,閒聊著……熊貓問:如果可以回到從前,會不會走同樣的路?我不假思索:會!

  在我看來,無論怎樣的路,都會有得有失。走過的路,無論多苦,我也不後悔,那是人生的一段經歷。當一條路走不通時,再重新找一條更好的,錯過了,相信會有更好的在前面。路,沒有對與錯,只要用心去走。

  SAM說:讓過去成為歷史,不要成為負累。曾有人問過我,如果能回到過去,讓我去見一個人,我最想見誰?我說,我誰也不想見,既然注定錯過,就不必回頭。往事如煙,重要的是眼前,是以後。

  在梵淨山,我遺失了跟在身邊多年的小鈴鐺。我心痛,責怪著自己的不小心。小鈴鐺陪我走過很多路,每次出外,我都帶上它,一路上蕩著它清脆的鈴聲,我安心。我努力地找尋過,但失去的還是失去了。走在路上,突然聽不到鈴聲,我的心空空的,好像失去了依靠。但細想,失之,嫣知非福?或許,於它,留在那裡,才是它的幸福所在,我只好成全它。

  醉意微微,眼前的燈火,顯得很美麗,很深刻,也很沉重。只是,不要沉淪在這個懷舊的空間太久。我慢慢閉上眼睛,耳邊蟲鳴,犬吠。我在黑暗中默默地想著不著邊際的過往。低下頭來細細想,人生,不也是如此嗎?有一些路,永遠都躲不過,必須要走,必須要去直面。

  有一些人,不必強求,不必猜疑,不必等待。偶爾牽動內心的時候,就當他真的喜歡過,哪怕就一點點。有一些事,輕輕觸之,有如輕紗拂過柔軟的心頭,但不必迎頭撞去,那是不可抵禦的堅不可摧。有一些錯覺,在相處時終於漸漸清晰,終於相信緣盡,終於堅定了決絕的決心。

  有一些疑惑,當答案赤裸在眼前,只能選擇接受。有一些記憶,只能永遠留在昨日。愛就愛了,愛到極點也不能怎樣,既然如此,沒愛過又何妨?有什麼值得愁眉苦臉的呢?久久,眼睛終於迷糊起來,思緒也開始隨著夜的情緒而迷離。

  終於,那些埋藏在心底脆弱處的心事,在這樣一個寂靜的夜裡被重新梳理。淚水,終於順著臉頰無聲地落下來……

  昨夜,微雨。今晨,微涼。我,熊貓,薇再次走向苗寨。天色昏暗,不時的飄起小雨,陰冷。整個山寨隱在薄霧中。

  沿著山路向上,我總是一個人走在前面,走走停停,盡情的感受著片刻的寧靜。慢慢蕩回住處,已錯過了回凱裡的車,只好先到雷山轉車了。

  3、香紙溝

  SAM和隨雲留雷山,我們3個先往貴陽。安頓下來,走向街頭覓食。Z打來電話,得知我真的又跑了出來,叮囑著我一個人要小心。

  臨行前,他打來電話,我告訴他我又將要遠行,只是那時還沒確定能否成行。他又在囑咐著我在路上小心,照顧好自己。我笑著對他說,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不為我,只為牽掛著我的人。我明白,我的生命不只屬於我自己,這是行走以來最深的感受。

  異地寒冷的街頭,有他的問候與祝福,讓我溫暖。第二天,匯同從雷山趕來的SAM和隨雲,準備前往香紙溝。SAM臨時決定不去,留貴陽。幾經周折,才坐上香紙溝的車。約5:00,達香紙溝。住下,順著水流,向溝裡走去。一路都有馬伕遊說我們騎馬。雖然天色已暗,但我們執意要走。

  溝裡的水流很小,但很清澈,沙石盡露。走在上面,鞋與石的摩擦,發出“沙沙”的響聲,響在幽靜的谷中,分外清脆。走了約1小時,來到一個小村莊。村口,立著一座手工造紙坊。因為近來天氣好,人們都在忙著農活,造紙暫時閒置了。此時,天色已晚,我們打開了所有的照明工具,慢慢地往回走。吃過晚飯,稍歇,早早的鑽進被窩。

  早上,策馬馳騁在跑馬道。10公里的揚鞭策馬,飛的感覺,自由自在,讓煩惱通通拋諸腦後……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只是個過客……回到貴陽,隨雲和薇今晚回程了。

  4、青巖古鎮

  經花溪,中午來到了青巖古鎮。

  古鎮很小,2小時已差不多逛完了。悠長的石板街道,木屋,被參差的石塊堆砌而成的圍牆圍繞著。各戶門口擺賣的小吃,頗具當地特色。嘴饞的我們,停停歇歇,品嚐著當地小吃。

  熊貓和SAM今晚也回程了。4:00左右,送走他們,我獨自一人踏著斜陽,繼續穿走在錯縱的小巷。鏡頭一次次的對準小巷的轉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愛上了小巷的轉角。

  看到轉角,我就會想起焱子對我說的那句話:前面是絕路,希望在轉角,忘記背後,向標桿直跑……以後,在我的意識裡,轉角就意味著希望,每次看到轉角,我都驚喜。真想像貓一樣,綣縮在那角落,閒散地曬著太陽……拖著一身的疲憊,穿越無數的小巷,回到住處,頭沉重不堪。

  打開門,面對空蕩蕩的房間,一個人的身影在眼前晃動著。心底突然升騰出一種從來沒有的累和孤獨。門敞著,窗沒關,燈也沒開,甚至鞋子都懶得脫掉,就這樣蜷在床的一角里。腦海裡一片空白,什麼也不去想,也懶得去想。

  懨懨欲睡,頭撕裂般的痛,滾燙著。我只想哭,撕心裂肺的大哭,宣洩內心的軟弱與無助……手機不合時宜地響起,我懶懶地瞟了一眼:在哪裡了?還好嗎?我呆了,我在哪了?猛地坐了起來,頓時感到些許的涼意從四周微微襲來,思想瞬時清醒了許多,茫然的眼神在黑暗中遊離。

  我跺到屋外,抬頭,才發現天空異常清亮,繁星滿佈。美好的夜空!我的嘴角泛起了微微的笑意,與其已經厭倦逃避自己,不如自己決定接納現實,創造獨處之樂。

  我在手機寫著:在青巖,很好!天空佈滿了星星,像回到兒時。然後,按鍵,發送。我刻意的隱瞞著,此時此刻,我一個人的孤寂,一個人的軟弱。就算wing打來電話,詢問我的歸期,我也隱瞞了我獨自一人的事實。我不要誰為我擔心,我告訴所有人,我好好的。

  一直,在他們看來,我柔弱,經不起風雨,需要人來保護。我倔強著,我能照顧好自己。院子裡亮亮的燈光,遮蓋了星月的光輝。我躲到暗處,靜看星星拔開雲霧籠罩的夜空。平靜,舒服。虛弱的身體終不敵那涼風冷霜,我很快躲回房間,躲進被窩。

  冷和熱不停地交替著,累,困,難受折騰著我,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整個人虛弱得好像只剩一絲的呼吸了……收到SAM的短信:到了。我回他,青巖繁星滿天,你們都錯過了。安心。然後,繼續我的昏沉。去夢裡與周公一起數星星吧……正在暈暈的,短信又來了,我居然有點氣。是不是在這樣的空間注定不堪一問?在路上,只能傾聽?

  懷想一幕幕唯美的畫面,禁不住,免不了唏噓慨歎,畢竟,我是俗人。跨越曲折和風雨,風塵僕僕,顧慮和猶豫,執著的信念與美麗的憧憬,時刻沖斥著我的腦間。或許是真的,這樣的空間是不堪一問,只需要傾聽。傾聽那來自路上的聲音。

  這一路,真的像極了我的人生歷程。這一路,風也走,雨也過,到了最後,注定只剩我一個人……睡得不安穩,早早的爬起來,簡單收拾,晃出住處。清晨的青巖,好平靜,很寧靜,很舒服。

  鋪沒開,只是偶爾有人把煤爐提出來,放在門口。縷縷青煙慢慢升起,瀰漫在古老的街頭。偶爾,有人趕著牛群從小巷走過,濃濃的鄉土氣息。蕩著蕩著,又碰到了昨天在街頭見到的老爺爺,仍是拿著他那枝長長的煙斗,近1米長。

  躊蹉了一會,我還是走上前去:老爺爺,能給你照張相嗎?老爺爺樂呵呵的看著我,說:好啊,你等等,我去拿煙。不一會,老爺爺拿著一個煙盒走了過來,然後捲煙,點火,旁若無人地抽了起來。看著他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我也樂了。

  旁邊在湊熱鬧的大叔搭著話,說,老爺爺今年76歲了,這個煙斗嘛,也有80歲了。他呀,天天都要去耍太極,回來就在這裡抽他的煙斗……老爺爺瞇著眼睛,聽著,自豪著,擺著酷酷的表情,任由我拍。我許諾,我一定會把相片寄回給他的,他樂得像孩子般笑著。

  他說,他每天大約要抽20捲煙,就在這門口,用他這長長的煙斗。這是一種簡單的生活,讓人羨慕。

  5、鎮山村

  走出青巖古鎮,回到花溪。收到隨雲的短信,說:我已收到在梵淨山寄出的明信片了,看著熟悉的畫面,思緒彷彿又回到了寧靜閒適的貴州,真的羨慕你還能獨自徜徉在貴州小鎮。我告訴他,我準備從水路進鎮山村。

  從沒試過一個人的行走,很羨慕也很佩服獨旅的人,那需要很大的勇氣。我是一個沒安全感的人,害怕孤獨,害怕一個人的漂泊。但今天,我一個人在路上了。

  想要一份寂寞孤獨的自由,讓自己勇敢起來。於是選擇了隱居在湖光山色的小村莊,安然地徜徉,逍遙自在地遊走。我想飛,我要飛,我能飛,雖然我有點彷徨,有點累。也許,赤裸地面對,才是幸福的存在。

  我四處打聽到花溪水庫的路,據說那裡有船直抵鎮山村。了摩托車,沿著溪,一直到水庫腳下。沒有船到鎮山村,車也沒有。包車,太貴,感覺車主壞壞的,不老實。失望,慢慢地往回,思量著下一個目的地。

  悠悠地走著,反正不趕時間。這一段路很舒服,瀰漫著濃濃的秋意。兩旁不知道種的是什麼樹。樹桿粗壯,枝葉茂密,黃綠交錯。直直的路,稀疏地灑著黃黃的落葉。梧桐?我不敢確定。溪邊對岸的垂釣者,隱在濃濃的秋意中。我仿如走進了一幅異國的風情畫中。

  有時,落葉自樹梢輕輕在眼前飄下,有點夢裡不知身是客的感覺。茫茫人海獨自走,感受好遠,卻又飄飄遙遙的實實在在的存在著。我放棄訪尋鎮山村,回貴陽晃蕩吧。坐上回貴陽的車。心有不甘,翻開旅行手冊,猛然發現,貴陽市內有公交車經過鎮山村。

  我欣喜若狂。趕往河濱公園,坐上211路車,在車上一女孩子的指點下,打了摩托車,直入鎮山村。村口,一婦人背著小孩在曬穀。我停下來,打聽著可以落腳的地方。她遲疑了一下,問:你一個人嗎?我點了點頭。

  她說,我家裡也有……我看了房間,純粹的農家,乾淨舒適,也很實在,喜歡這種非商業的農家,讓我感覺親切,溫暖。我滿心歡喜,放下背包,沿路向村中走去。途中,停住了。眼前,綠樹林間,靜臥一泓碧水。加快腳步,沿著村中石徑,走向湖邊。

  村中是一個石頭的世界。石路,石房,石牆,石瓦……一切都是用石堆砌的。房屋依山而建,層層疊疊,錯落有致。走進了鎮山村,走進了布依族。

  假期已過,村中顯得清靜,整個村子裡,除了我,還有另外4個遊客,貴陽的生意人,帶著客戶到此遊玩。湖邊停滿了船,我執意的要遊湖。貴陽的生意人趕時間,不遊湖。只剩我一個人呆在湖邊。船家自動降價,我一個人包了一艘遊船,吹著冷冷的風,泛舟湖面。

  撐船的阿姨告訴我,這裡的水源自天河潭,與花溪水庫連接,約有10公里。在花溪水庫有快艇到鎮山村,我沒找到。花溪也有車到天河潭,我繞了一大圈,才來到這裡,冤啊!阿姨一邊搖船,一邊給我介紹著兩岸的景色,一線天,半邊山,小三峽……她的普通話不是太好,我聽著很費勁。讓她慢慢地講,我才聽懂。

  阿姨說,外面來的人都說這裡美,舒服,很羨慕我們住在這裡,但我們卻不覺得怎樣,也羨慕他們城市裡的生活。人就是這樣,容易厭膩一個久居的地方。我們總是走向未知的遠方,尋找生活的激情,然後,再回到熟悉的城市,繼續我們的生活。我們都試圖在行走中,找回自己,找到前方透亮的幸福光芒,尋找個人生命的出口,調整生活的步調與生命的關懷,讓自己感覺幸福與美麗。

  於是,我們一次次的背起行襄,走向遠方。我們總以為,人心可以像大自然一樣景色萬千,美不勝收。在路上,我不想要什麼,只想珍惜一種相知,堅守一種信念,讓我有勇氣繼續走下去。毛毛蟲曾對我說過,每次的行走,你都太用心,所以你累。卻只有用心去走,才不枉此行。

  是的,在遊走中,放鬆身心,同時,也在極力反省自己,也不停地往自己的心裡捅刀子。所以,用心的人注定要傷心。所以,我學著做一個沒有心的人。緩緩地往回走。正是傍晚,村裡的人都在忙碌著,收拾著曬穀場上的穀物。人們疑惑地看著我獨自徜徉。問:為什麼不找個人陪你來呢?我笑著從他們的身邊走過。

  回到農家,女主人已收拾好了門前的谷子,正在忙碌著。見我回來,忙搬了個板凳給我坐下。我看著她忙,卻又不知道怎麼插手幫忙。她一歲半的兒子有點怕生,看看我,然後望著她,嘴裡不停地叫著:媽,媽,媽……抬起頭,望著我,咧開小嘴,笑了。

  我舉起相機,他好奇,對著我笑。她也好奇:怎麼一個人來這裡?不找個伴?我告訴她,我的同伴都回去了。她說,村裡也有人到廣東打工的。問她有沒有想過去外面打工,她說,現在還不會去,因為家在這裡,兒子在這裡。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一家人在一起。

  她是一個純樸,善良的人,很勤快,把家裡料理得整齊、乾淨、舒服。看到她,我想起了姑姑,我一直愛著的姑姑。雖然她們貧窮著,但我知道,她們同樣幸福著。有人將英文裡的well-being譯為幸福,那是一種“泰然”。幸福本來就如潮汐,常被無常打成碎片。我們總是忽視謙卑也是一種幸福,將自己放置在生命的根部,也是一種幸福。只是,習慣奢華,我們還能如何學會簡單?

  有人說,佛教徒手裡那串捻動不停的,發亮的佛珠,有的是幸福和快樂,有的是不幸和痛苦。人的一生就是這樣一顆一顆數過去的。我不知道,我的幸福在哪裡,快樂總是很短暫,不幸與痛苦總是形影相隨。我一心追求幸福,卻一再遭遇困境。

  我不知道,怎樣的幸福,才是我的歸宿。注定,幸福只屬於簡單的人!她的大兒子也放學回來,洗了蘋果,分了一個給弟弟,一個給我,自己咬著一個。弟弟總是晃著不穩的步子,跟在他的屁股後,搖著小手,“哥,哥”地叫個不停。哥哥疼愛地拉著弟弟的手,小心地帶他走著。

  我忽然感動,我深深的感受著她的幸福。村中的民族表演隊已解散了,只有旅行團邀請時,才會再組織表演。現在這樣的表演是難得一見了,遺憾!

  6、回程

  早上起來,外面下雨,異常的冷。快快收拾,趕回貴陽。

  開始想家了,幸好,今天就是歸程。冷冷的車裡,我只想要一個暖暖的家。飛機終於起飛。望著眼前的雲海,我不再覺得不踏實。我習慣了漂泊,那也是一種生活狀態,生活方式。

  只是,我已學會珍愛自己多一點。一直,我是個不懂與人相處的人,也不是容易相處的人。喜歡一個人的獨處,那是最輕鬆的。但是我極害怕途中一個人的寂寞與惶恐。於是,希望在一個旅途中,既有同行的樂趣,又有獨處的自由。於是,我慢慢學會了妥協,學會了遷就,學會了容忍。

Post [ 遊記推薦 ] 行走碎語-走向貴州 to digg. Post [ 遊記推薦 ] 行走碎語-走向貴州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804
評 論
黔途網發表於2006-03-17 22:45:43Email:webmaster at chiyou dot com dot cm
我們貴州歡迎您!
黔途網(http://www.chiyou.name/)有一些貴州的介紹,希望能對您瞭解貴州有一點幫助!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