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2 00:00:20  Category: 精彩網摘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同許巍一起走過我那些傷感的時光碎片-ZT



有時候,一段音樂一個人能佔據生命中的一個片斷,時過境遷,自己變了,卻不能容忍那個給自己最深感觸的人和事有改變。所以,在作者心裡,許巍和他的音樂,已經不復當初。
  2001年春天快要結束的時候,我突然間莫名其妙的快樂起來,整天都張牙舞爪地幸福著,其實值得幸福的東西都像霧一樣無處不在,又無處可尋。那時候我住在郊區,一個朋友租了民房住在那裡,我借了一張行軍床,支在後面的小間裡。

不敢提起許巍,因為害怕……

我不清楚自己是什麼身份,那時候我已經不再是跟前那個大學的學生了,工作早已經辭掉了,我有時候低下頭看著腳下的土地,就會突然之間難過,覺得自己慢慢地飄了起來。沒有什麼是我能把握的。每個晚上我都坐在電腦前看無聊的電影,做網頁,或者不停地聽一首歌曲到天亮。

聽到窗外樹上稀有的麻雀叫,路上有踢沓的腳步聲,我就去洗臉,到跟前那個大學門外的地方買包子吃,然後回來,躺在床上,一邊讀書一邊等待著瞌睡壓到眼睛上。下午醒來的時候去外語系聽課,練習口語,很多的時候都是在學罵人的話。

  就是在那個春天的時候,那個路口的地方開了一個酒吧,叫“火狐狸”,上次我回家的時候路過那裡,已經不見了。

酒吧的老闆長得非常像迪克牛仔,只是更胖一些。第一次去的時候那裡很熱鬧,很多互相認識的人在那裡玩,印象特別深的是一個戴眼睛的男生,把頭靠在女友的肩膀上,瞇起了眼睛敲打手鼓,“把你畫在案板上,我一刀又一刀地剁死你……”,幽幽的燈下,那個女生幽幽的細長的眼神都纏在那個男生的身上。

  說了這麼多還沒說到許巍。是我害怕的原因。

聽到許巍,我的內心很空虛

  那天之後我就經常去那裡玩,慢慢地就和老闆熟悉了。有一天晚上來了很多人,大概都是那裡喜歡音樂的一些朋友,一個很瘦的小男生彈吉他彈得非常漂亮,聲音也很好聽,很樸素而且真誠。

到了很晚的時候,那個孩子突然唱起了《我的秋天》,“沒有人會留意 /這個城市的秋天/ 窗外陽光燦爛 /我卻沒有溫暖/伴著我的歌聲 /是你心碎的幻想 /你用你的眼淚/ 撫摸我的寂寞 /總在每個夜深/ 聽到你在哭泣 /你幻想的美麗/ 我卻沒能給你……”我告訴自己不許難受!絕對不能!窗外是春天,不是秋天!!

  可是沒有用。

  2000年的秋天。西安。我是那個城市裡比灰塵更輕的人,誰揮揮手都能傷害的灰塵。那一年裡我垂下肩膀的凌亂油膩的長頭髮在秋天的西安城裡黯然無光。

在巨大的陌生裡我遍體鱗傷地獨自行走。在含光路上梧桐樹的葉子開始落下的時候,我開始知道我病了,我失去了自己的內心和語言,我什麼都說不出來,什麼都聽不進去。每個深夜裡我只能自己對自己說話,有時候偶爾有朋友打電話過來,抓起了聽筒就捨不得放下。那個秋天,西安的秋天。

  我除了自己的傷口什麼都沒有了。那個秋天我開始學會放棄一切。我拒絕了單位要簽署的就業協議,每天騎著借來舊單車到處聽課,瘋狂地背單詞,一遍又一遍地抄政治理論,我想離開。

“秋天還是秋天/依然美麗淒涼/還是飄飄蕩蕩/依然充滿幻想……”每一次聽到這樣的聲音,我都無可迴避地被許巍擊傷,痛徹骨髓的傷,在我的身邊,人們都比我美,在我的身後,世界慢慢枯萎……那些我路過的道路很城市都成了我無比害怕的西安的敵人。整個的秋天,我只有兩天,一天用來路過,一天還是路過。

  那張卡帶被我聽壞了,我又去圖書大廈買了一張。整天把耳機塞著,將音量開到最大,來演示內心的脆弱和虛空。好在一切都會過去的。我終於到了2001年的春天,到了火狐狸酒吧瀰漫著音樂的角落裡。

許巍走出他的那個疼痛的秋天了

  而那個時候許巍已經出了他的第2張專集,就是大多數的人開始喜歡他的那一張,而此前他在紅星生產社裡出的那一張,很多的歌曲都是被後一張附帶著再次出版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春天裡頹靡的氣息讓我麻木了,或者到處的烤肉和啤酒的氣息讓我不再痛恨,還是逃離了西安之後持久的興奮,許巍的微笑讓我無比彆扭。

  華麗的配器,暢快的琴音,流行的旋律……當我聽到大街上那麼多的時尚女生唱起什麼浪子、故鄉的時候,我開始再度難過。我知道許巍和我一樣,那個疼痛的秋天不再了。

秋天的城市,秋天的陽光,秋天的奔跑都沒有了,許巍的春天來了。我不捨得也不能詛咒他的成功,可是當我努力地深入到夜晚,認真地聽那些歌曲到天亮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依然兩手空空。我聽到了“超載”樂隊大名鼎鼎的主音吉他手李延亮,聽到了號稱中國第一打擊樂手的劉效松,可是我沒有聽到許巍。在宣傳的海報上,我看見了他的微笑。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古老的話:好了傷疤忘了痛。兩年過去了,我還是不能接受生活中突然失去了樂聲,但是我已經習慣了樂聲中沒有許巍。

2003年春天的我,依舊是飄在外面的雲,像曾經的西安的我一樣,只是換了安靜的內心,簡單的生活,少了很多渴望和夢想,沉默,暗淡地生活。我開始小心翼翼地對待自己,包括聽音樂。

  這個春天的時候,我買了一張老狼的新專集《晴朗》,一下子就感覺到了許巍的節奏。這是很難受的事情,一個人的音樂到了模式的地步,我不知道還能走多遠。再接下來的時候就是聽到《時光。漫步》的時候了。

不一樣的許巍,再見!

只有一遍,這一張好幾十塊錢的光盤在52的源興光驅裡轉了半小時,我就送給了別人。我甚至沒有記住這張唱片裡作品的名稱。截止《晴朗》,許巍已經是站在舞台前端燈光下的另一個明星了,他的音符了充滿了明媚和歡欣,滿足而欣慰,我想起了一個我實在不忍心用在許巍身上的詞語,無比惡俗的詞語——“小資”!!!

  北大的一個朋友說起這件事,是一聲長長的等不到結束的歎息。

“可是我說不出什麼來,不想用批判的語言寫些什麼。每個在外流浪在外等待成功的人,都能體會許巍的感受,不是嗎?當我們為了夢想疲憊不堪的時候,我們不是瘋狂的渴望一種寧靜和快樂嗎?不是想著成功時刻那幸福的感覺嗎?如果我們喜歡一個人,不也期望他能快樂和幸福嗎?倘若因為喜歡那種疲憊和滄桑,我們就苛求許巍不停的唱疲憊和滄桑,就算生活很美好也讓他唱,就不是我們的本意,也不是許巍的本意。我們不也是想像陽光一樣的晴朗嗎?”

他質問我,我真想什麼都不說,但願我的不說能使許巍音樂的本質回歸到真誠和深刻。可是不能!

  再見,許巍。

  這是我今年春天《音樂筆記》裡的一篇,是我文件夾裡轉過來的。那天晚上在送女友回去的路上,我哼《我的秋天》,我告訴她張楚、鄭鈞和許巍都是我的老鄉。剛才往這裡貼文字的時候,突然想念張楚,無比想念。鄭在故弄玄虛,而許已經不再屬於搖滾了,但願不要有一天成為周小鷗,這是我對許巍最後的期待和祝福了。

來源: 清韻 作者:郝巖冰


關於許巍:

姓名:許巍
出生日期:1968年7月21日
出生地:西安
2002年-2003年獲全國衛星音樂廣播協作網中國歌曲排行榜2002年度最佳專輯、十大金曲獎;光線電視音樂風雲榜2002年度11項提名,一舉囊括“內地最佳編曲”、“內地最佳搖滾單曲”、“最佳搖滾專輯”、“最佳搖滾歌手”、“年度十大金曲”五個大獎;南方都市報華語音樂傳媒大獎2002年度評選最佳搖滾藝人等獎項。

音樂專輯:《在別處》《那一年》《時光漫步》 
Post 同許巍一起走過我那些傷感的時光碎片-ZT to digg. Post 同許巍一起走過我那些傷感的時光碎片-ZT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712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