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0 22:52:07  Category: 四川旅遊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 四川遊記 ] 秋天,走進康巴的日子

  機場 出發
  安檢的時候,過了磅,那個50L的大包9.9公斤,不算太重。該省的都清減了,這一路拒絕FB.趕飛機,沒有事情也可以像煞有介事。夜航巴蜀,沒有一次不晚點。鄰座的猶太男子,一路禮貌周到,成全了他的紳士風度。
  成都。匆匆來又匆匆去,皆是轉機,不曾好好看過它。三星堆或許是外星人幹的,離我太遠。
  天亮的時候,登上西去的車。   磨西 海螺溝

  穿過二郎山隧道,經過甘谷地,行過德威橋,已經傍晚時分。磨西是一個很小的鎮,它在藏語中代表什麼,已經沒人知道。

  擇一家小店吃飯,蒸菜。購了票,進山。天漸漸暗,雨漸漸落大,沿途見二營燈火下熱氣蒸騰的溫泉。一路轉山,抵達三號營地已是夜。

  海拔2980,寒煙如織,穿襖帶帽。木屋子很潮濕,被褥摸上去陰冷如淅瀝的雨,但是有取暖設備和電熱毯。推窗,一條唱著歌的小溪流過去,叮叮咚咚,合著雨聲。打開一切可以給予光亮和溫暖的燈,包括浴霸,烘烤著空氣。取了手電,出門夜行。

  山之夜,很靜,偶爾幾聲狗吠劃破長空。轉山路,燈透著慘白暗淡的光,一小片空地,兩家賓館,除此,便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風過,樹影婆娑,在這樣靜謐中,有隱約的怕。轉了一圈,便回房去,洗洗梳梳,蓋厚厚的被子,睡。

  早餐,是饃饃,白米做的,有點微涼,吃到飽。

  雨仍未停,山路不穩。成片的高山森林,不知生長了多少年,用它們的皮膚記錄這斗轉星移。苔上生長滿菌類植物,太過艷麗的想來不可食用。

  走走停停,至城門洞。那冰舌的末端因全球變暖,漸漸化去大半,融入這萬古冰河。一條銀色的長龍,挽成U型盤桓於叢林間,是迄今海拔最低的冰川之一。冰之河,清而冷,岸邊礫石抹著紅色的胭脂,灰山綠樹白水中多出一點俏皮。

  爬山,往四營去。攀著大大小小的碎石,不知走了多遠,一個上午不見人煙。往下看,陡峭欲墜,不敢直立著身。

  大霧起,湮沒了山頂、纜車軌,辨不清方向。信號弱不能鎖定衛星,未帶攀巖裝備,無法原路下坡,坐在石上等雲開。那些樹林望不見了,一切籠罩著白紗,雲在腳下,摸得到,濕濕的一掌細水珠。

  有應急的牛肉乾,卻是無心去嚼。要不要求助,有點猶豫。

  時間一個格子一個格子過去,雲悄悄地裂開一線,便有太陽灑進來,天色漸漸清朗,望見遠處纜車基架,速速判定方向,下山。

  回到營地,已是午後三點。

  瀘定 那一索天險

  從磨西搭車到瀘定,一個半小時,4座的車,整整塞了6個人。磨渝公路可以從磨西直接到達康定,才2小時,大多司機卻不願意走,需翻山越嶺,時常有積雪。經瀘定轉車,也好,見了那一道歷史的橋。橫架在澗谷間,洶湧的大渡河澎湃不減,上個世紀,就在這裡成就了一個歷史的里程碑。而今,鐵索仍在,橋在搖,心不晃,是一串紅心。

  夕陽下的縣城,男耕女織,賣石榴的小販生意興隆,我只是一個異鄉客,很快就會路過離去,連同那陳歷史。

  攔到了車,繼續我的路。

  康定 情歌的故鄉

  又是一個多小時的跋涉,萬燈華放的時候,我到達康定縣城,甘孜州的首府,昔日茶馬古道的重鎮。街上有點熙鬧,一行藏人一行漢人,夜色下不近看,已分不出。有清秀的漢族女子來問要不要住店,領我去看她的家,乾乾淨淨的屋子,窄窄的樓梯,像童年鄉下的閣樓。她替我背大包,遞給我紙杯喝水,她家有好吃的串串香,與別處不同,是先炸至半成熟,再與炭火上烤至滿香,佐大麥茶。

  閒轉,城中心雅拉河呼嘯卷雪山之水穿城而過,白浪細密層疊,如魚之鱗。兩岸街燈下,柳樹隨風拂面。夜過寺,探,有一小喇嘛在添燈。經堂裡是濃濃的酥油味,燭火長明,心不滅。光影幻像下,菩薩在笑。西山子耳坡上的黑影建築是柳林雙寺。

  木格錯,海拔3780.有人說高山上的湖泊是淌在地球表面的一顆眼淚。去時,薄霧起,漸漸濃。如同置身水雲間,貢嘎山隱沒,涉水而行的馬低頭吃草,眼神溫善。木格錯在藏語中的意思是野人海,那是一個美麗的傳說,天晴在金沙灘遠遠可以看到跑馬山草原,那無數人心中溜溜的山。坡上樹葉已轉紅,一半一半,近岸浮著一枝枯木,有一隻雀飛過來,緊接著再有一隻飛過來,停在枝頭,很快都飛了去,又剩那一椏枝。

  在藥池沸泉泡腳,水溫最高有90°C,吃蛋白半凝晶瑩剔透的溫泉雞蛋。熱,氣血升,一時竟放不下仔褲腳。笑著回。

  二道橋。北郊4公里之外。打了車去,司機留我電話號碼,想回了,他便再來接。溫泉溫泉,一池泛著硫磺味的水,解衣沒入其間,暢遊。伸手於泉眼上,看泡沫沿掌心分流,滑過手臂,肌膚皎潔。腴,那是周丫時常戲謔我的詞。

  喚了車來,時值午夜,浸泡過的肢體,十分去乏。一夜深眠。

  新都橋 中秋的明月

  翻過折多山,就是這夢中的天堂。無垠的草原,彎彎的小溪,金黃的柏楊林,山巒連綿起伏,藏寨散落其間,牛羊成群,牧民在擠牛奶,遠處是我不知名的神山。

  木雅背包客棧,那麼可愛的豎在公路邊。跳下車,就這樣直奔去。住在三樓,陽台上望得見貢嘎雪山,蜀山之王,海拔7556米。台階上種滿藏紅花,竹匾裡曬著高山的菌子。拐角有小小的瑪尼堆。

  兵站,軍人們在操練。學校裡,學生們朗朗讀書。

  坐三輪,顛簸而上,如同騎馬。半山有一處在建中的佛學院。被熱情的請進殿,請茶請飯。藏人的茶,隨喝隨添,永遠不空。原來是年輕的活佛大典前夕,笑見這29歲碩士學歷的桑布師父,更像一個學長。留宿吧,說可以住在後殿,有嶄新的被褥。

  來自各地的居士,準備參加後天的大典,曬紅了臉,高原反應讓他們說話吃力。心誠,佛能聽見。

  在坡上轉,草原、麥田,連綿不絕。牛羊悠閒地吃草,馬兒們磨鬢廝守。天甚藍,白雲朵朵,偶爾有一兩棵孤單的樹。峽谷間有一排柏楊林,滿樹金色,襯著藍天這樣美。

  有人在山上揮手,說,這是一座神山,山頂經幡見證一切。在寺裡遠眺神山上的的晚霞,白色的雲鍍了一道金邊,眨眼變成緋色,眨眼彩霞漫天。古道夕陽西下。行走的目的是什麼?問過很多次,自己問過,朋友問過,媒體問過。扯去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也很想知道。

  是追求過程麼?馬不停蹄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駐紮,洗梳,吃飯,拍照,走走看看,偶爾和人交談。佔據最多時間的,是用影像記錄日子,如同一項工作。千里迢迢,不滿意,便要重頭來過。期間,自然不可避免還有一些心和眼睛的歡愉。僅此便足夠支撐這麼多年麼?天的邊,路的盡頭,這樣勇往,這樣義無反顧。桑布師父說,如果哪天你去阿里,崗仁波齊神山8公里處,有我的另一個寺。

  中秋,十五的月亮。客棧已經生起篝火。熱情的央吉邀我和她的家人一起晚餐。豪客的主人,遞我大塊犛牛肉,見我咬得費勁,大家一起笑。跳舞,手相連。篝火映照,身影婀娜,圓月如皎。

  這樣不停地走,我要的究竟是什麼?行走中的思念和被思念麼?你早說過,我即便肯安分停留,也只是那一刻而已。我不承認,等到走到世界的盡頭,終於還是會累的。你說,是驛站不是終點。

  我不承認,篝火映照著,我是那樣如此的想念熟悉的城市還有一切。我打長途電話給你,你笑笑不語。

  翌日,轉去山的那邊。藏寨裡有女子在洗床單。綠草上,晾起,床單飄飄,轉塔的老人一圈又一圈。草原上策馬,躍溪,馬突驚,後仰75度,下意識抓住鞍繩,終於跳了過去。手已軟,用力過度,拉傷了韌帶。

  烏鴉飛過麥田,啊啊啊地叫。我停駐,守望。我總是問你,有某一個地方,要不要去。我總是以為你說一句,別去了吧,我一定會留下。你從不阻攔我,也不挽留,你每次都那樣寬容,想去就去吧。然後為我打點出去的一切物事。也許還是你對了。你一早就看穿了我吧,你不肯相信我會這樣甘心停下來,即便我以為我掩飾的很好。

  總是我說,你聽,如果我不說,我們便舉案齊眉,不需要言語。

  上山,去和桑布師父告別。他說,再留一晚,28公里外也有我的寺,明日有一年一度的金剛舞。佛緣,可遇不可求。走歸走,停歸停,最後都是還原成一個圈。一個大大的零。我其實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我這樣選擇去行走。

  也許,為了相忘於江湖。

  塔公 又見雪山

  海拔3780米的塔公在藏語意為“菩薩喜歡的地方”。滿山遍野繽紛的經幡,塔公寺作為藏傳薩迦派的著名寺廟之一,香火鼎盛,是康巴地區的聖地。薩迦薩迦,讓我重新想起那個遙遠的雪域高原上的古樸小城。轉經綸,從第一個轉至最後一個,長長的沿著後院造型各異的浮屠古塔林。

  天仍晴朗,紫外線充沛,皮膚漸漸黑漸漸乾燥。一抬頭,望見日照下蓮花形的雅拉雪山,塔公的金頂閃著神聖的光。一群群老人,搖著經筒轉過瑪尼堆。穿紅色袈裟的喇嘛,在藍天綠草雪山金光下,成了一幅畫。

  奔至在坡頂,舞,吶喊,淚流,不為什麼。在一家旅店吃酸奶子,3塊錢滿滿一大碗灑著白糖。女主人抱著孩子坐在床沿上,有一種端莊的美。

  陽光下,佛門前,見到人殤,地上血跡未乾,人趴著,早已不會動彈,一匹白布就這樣覆蓋了去。路人皆遠遠的看著,一個喇嘛過來念了句經,一個警察過來說了幾句,就這樣任躺著,不知何時。

  塵歸塵,土歸土。天大地大。

  八美 途經的小鎮

  在車上看了土石林,在一片青山中,十分醒目。抵達又是黃昏,只能等明天的班車。出門登至山頂應該可以看見日照金山,偷懶,躲在房裡睡。住在車站附近,四川夫婦開的餐館兼供住宿。沒有菜單,逕直在廚房選喜歡的菜。飯端來,整整一個臉盆,菜清淡可口。

  上街,路邊偶有幾家小雜貨店,透著昏黃的光。路上不見人。這個原稱“乾寧”的小鎮,卻是重要的交通中轉站。夜了,在水房洗臉,一個大鍋燒著熱水。聽得見門外地裡,豬的呼嚕。再回到八美,已是2天後,等車歇腳,看小老闆打酥油。

       道孚:土牆朱瓦,遇見彩虹

  昔稱“道塢”是藏馬駒的音譯,1913改名道孚,相傳,縣城所在地的地形神似馬駒,故名。是格薩爾王征戰的所在。這裡看去的雅拉雪山神似坐佛。

  在路人的指引下,尋得一間示範的民居。老先生是川人,老太太是藏人。屋子很大,廳堂建有天窗,采光極好。熱情的留飯,地裡自種的生菜果然新鮮。住在二層,佛堂的面前,躺在床山一抬頭就能看見彌勒的大肚能容。道孚的民居以圓木坐整體骨架,以泥土或片石築牆,依山傍水,坐西向東。房屋一般二至三層,高約5-6米。室內精雕細鏤,精椽巨柱,描金繪彩,每一幅畫一個傳說。廁所在末彎的角樓內,直通到底,有點可怕。

  終於可以洗熱水澡了,在隔壁縣政府的招待所,公共的浴室被隔成一個個單間。洗乾淨了出來,頭髮滴著水,地方也是濕的,一場大雨剛滂沱而過。遠處的群山更迭看去如水墨畫。踩著雨後泥濘的路,上山去看民居和靈雀寺。有人在背後唱著刀郎的歌,玫瑰花般的女人。過鐵索橋時,遇見彩虹,在遠處,彎彎的有點透明。天上的彩虹地上的橋。

  有老人在面前停下,卸下肩上的扁擔,要求給他照張像。地址是喇嘛寺大殿收。一路上,給許多藏民拍了照,留下地址,回去後挨個的寄去。這是那一年入藏後留下的習慣。房子建在山坡上,前家的屋頂便是後家的院子。高處望過去,屋頂聯翩。晚飯後,主人熏起檀香,在這樣的芬芳中,很快睡去。

  丹巴 拉姆甜美的蘋果和笑容

  回八美包車上路,半路經過惠遠寺。那個七世達賴避難的地方,旁邊的村子還誕生了十一世達賴。它享有佛教九龍九獅的尊號,始建於清雍正七年,藏語“噶達強巴林”,漢語為“解脫”。

  什麼又是解脫呢?也許再過幾年,我便申請去支教,再花上一年,好好看看這個世界。或許若干年以後學弘一師父,遁入空門。當然,現在聽上去,像一個玩笑。

  110公里的路,駛過三分之一,撞見塌方。碎石搖搖欲墜,隨時可能滾落。黑心司機不肯再前,執意要收全額的車資,即便載回程再要加車費。交涉無果,不想為此耽誤行程,只好痛心付費。

  走,迴旋的山路,背著20斤的大包徒步走。路上有戶人家擺喜筵,往來車輛大多帖著喜字,堵在斷口,無一倖免。多處塌方,有村民在搬石頭,過往車輛均需給錢,下車參與搬運的費用減半,聽說鎮長在山腳最大的斷口親臨指揮。

  20公里,走了近3個小時,照這個速度,到達丹巴縣城起碼要午夜。半路有處疏通,搭了幾里車,又遇塌方。沿途約30公里東谷天然盆景風景區,不過爾爾。遇好心的交警,一路飛馳,終於帶我走過那長長的山路。沿途他們下車指揮,我便在車上小盹。漢人警察車技如賽手,藏族警察幽默風趣。遇到好看的風景,他們便停車讓我拍照。晚飯時,終於到達縣城。

  丹巴公寓,小黑竭力推薦的,那種家庭的幾室一廳的結構,廳就成為接待室。窗外便是大金川,由北向南,先後納入革什扎河、東谷河,在丹巴匯合而折向東流,納小金川後始稱大渡河,東南流出境。浴室24小時有熱水,有浴霸,十分乾淨。

  在街上找了個小飯館吃飯,喜歡青椒皮蛋,每晚都要來一盆。水煮川魚果然都是拍粉的,不是巴國布衣蒙我。呵呵。美人已乘洪水去,美人谷的寨子已經沒有美人,不去也罷。即便這樣,這裡的女子仍比別處秀美。去梭坡看古碉群。走過那搖晃的危橋,爬山,抄近路,懷著後怕躍溪行。四角、八角、十六角,山頂可見碉王。翻過山的中路,有最古老的碉。

  一處民宅前開滿盎然的非洲菊。一個青衣的小男孩怯生生地遞給我蘋果,一個粉衣的小女孩,有漂亮的丹鳳眼,邀我進屋坐。天台上曬著玉米和辣椒,紅色的辣椒一串串懸在屋簷下,金色的玉米一捆捆攤在麥秸上。樹砍去一半,略突的一節節便是梯。

  拉姆,那個寧馨兒,今年6歲。弟弟去了柴屋,我讓她請弟弟一起來合影,她去柴屋喊弟弟,一去也是半晌。出來,手上托著2只紅蘋果,那樣的紅色,在丹巴的蘋果品種裡是罕見。這是她們挑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捧出來,待客,我這遠方人。

  母親笑嘻嘻地挑著麥秸上天台,請我下去喝茶,她說自己漢話說得不好,11歲的大兒子今日不巧去中路做了嚮導,否則可以帶我玩。酥油茶,未喝完便斟上,滿滿當當,是我的心。臨行,拉姆還是塞給我蘋果,一路送至半山。你長大了一定要給我寫信,她羞澀而甜美的笑,我醉。

  成都。寬巷子,古房將拆。

  遠遠見過蜀山之後四姑娘,隔著小溪在臥龍見到笨拙喜人的熊貓。途經都江堰,那2500年前的水利工程,明年就要退役,新的大壩已見雄姿,天上的李冰父子不知如何感慨。

  13小時後,車停茶店子汽車站。

  小黑離開前已為我定了賓館,卻不知我提前到。青年旅館已經無房,院裡搭起帳篷。我住小橋流水的小觀園,臨時加的房,在棋牌室的隔壁,穿過長長的雨巷,去洗澡。汲著拖鞋吱呀吱呀地回來,聲響久久迴盪在迷離黑夜裡。

  鋪開睡袋,醒來即將歸途。果真,過了那臨界點之後,我仍是如此沮喪的計算著歸期。

  寬巷子,窄巷子,像一部舊武俠。街牆上張貼一紙紙有俠客的豪情壯志、溫柔纏綿、回憶無限。陰天。挪窩。在小黑工作的大樓前留影作委屈狀。八寶街,她是第九個寶。

  春熙路,熱鬧如往。看電影《2046》、《可可西裡》。前者意識流,後者太深重。Z說,黑色建築紅旗飄,低頭拍一張,會很漂亮。第十二天凌晨,再過數小時,就要回去了。輾轉。

  上海 霓虹之城

  回來一周,洗了照片,厚厚的幾大本。感覺已經過了良久。

  暮鼓,在這個繁華都市中心的某棟高樓,窗口望去是漸漸褪下去的霞。哪裡的都一樣,只是逆光中的景不同。那些地域環境的差值始終沒有倒置過來。早九晚五,回到原來的軌道中,心裡卻徒然騰升起一股莫名的異樣,也許是這一次行走的時間太長。

  城市還是車水馬龍,淑女屋新到的秋裝很合我意。但那蜀之國的天藍雲碧,蔓草飛舞,牛羊成群仍是一場夢。走遠了,便是回不去。才到家,卻又惦記著遠行。越發不可收拾。煦陽下林蔭道上,收工的OL一字兒排開搖曳得手挽手,盈歌笑舞。

  那一程路已經走過,過程無關過去無關未來。生活著不容易,只不過的便宜,這便是可以或者不可以承受的輕。這就是我們所謂現實而又踏實的生活麼?

  C'EST LA VIE.身上衣裳口中食。身未動,心已遠,馳騁在青山綠水、碧海長天之下。生活永遠在別處,千秋萬代。

作者:dewbaby
Post [ 四川遊記 ] 秋天,走進康巴的日子 to digg. Post [ 四川遊記 ] 秋天,走進康巴的日子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705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