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0 22:19:15  Category: 旅行日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 雲南印象 ] 親歷的另一個麗江:我們都是可惡的侵略者 - ZT

對於麗江來說,她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知的,像一個受足了強暴的柔弱女子,柔弱到還沒有明白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當我現在準備寫下這篇文字的時候,就是這樣一種強烈的想法在指引著我,很簡單,很直接,很讓人受不了。我在這裡用不著過多的掩飾什麼,或者你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旅行者,那麼你就可以不把自己歸類到我們(像我這樣到過麗江的人)之流。你也可以盡情地反駁,甚至對我表示不屑。但我現在顧不了那麼多,我只是覺得我還算是一個有良知的旅行者,我現在必須誠實地表達我的感情:對於麗江,我們是不是有些無恥? 關於麗江的謊言實在是多,多得讓人難以置信,當我從麗江歸來,發現原來在我到達麗江之前所獲得的一切關於麗江的描述幾乎全部是謊言的時候,我曾經是多麼憤怒和痛苦,以至於無話可說。沉默啊沉默,那是一種無奈的、扭曲的、深沉的對於麗江的表達,我的靈魂甚至也隨之不安了許多日,與之緊緊相伴的,是深深的內疚和麻木的譴責:難道說我就可以這樣一直沉默下去麼?

所有的材料,包括文字、圖片、旅行者們的口耳相傳,他們一無不把麗江描述成為了一個安靜而美麗的世外桃源,一個神秘而遙遠的靈魂棲息之地,一個你一生不能不到達的心靈的故鄉。所有那些讚美的詞藻都彷彿是真誠的,真誠得足以誘惑你,催促你早日上路。那些誘惑啊,那些無恥的誘惑,事實上早已經超過了薄霧籠罩下麗江古城所能承受的。猶如一場騙局,這場騙局有太多的人參與了其中,他們每一個人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曾經在這場騙局表現過的愚蠢,緊接著他們便不由自主為之圓謊,聲嘶竭力地、不知恬恥地,來掩飾自己的空虛和幼稚。--也猶如傳銷。當我某一日竟然將傳銷這個詞和麗江相牽連,我更加地發現了我們是多麼的可笑的荒唐。

他們是如何描述麗江的呢,這世間一切的讚美之詞大概都不夠讓他們使用了。在我印象之中最深的一個句子莫過於:在麗江適合發呆。我不知道歸初是誰製造了這個句子,我只知道這個句子對我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大得讓我在奔赴麗江的路上是那麼迫不及街。一個適合讓人發呆的城市,它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我曾經無數次想像過我的麗江,所有的想像從他們所提供的文字和圖片結合起來組成了這樣的一幅印象: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城池,像童話般美麗,當一個外來者到達之後,他之前所有關於城市的意識都被重新洗涮,他將在麗江的早晨和黃昏裡迎來城市印象的重生。


然而騙局終究是騙局,總會有一個肯袒露事實的人把騙局的真相告訴世人。而幸好有我,我肯把關於麗江的美麗傳說認真剖開,敘述一些真實的東西。

我在麗江呆了三天,在這三天裡我一刻也沒有發呆。我穿梭在麗江的早晨和黃昏裡,馬不停蹄。我不知道我在尋找什麼,或者是之前構建的古城印象罷,總之我到最後也沒有能尋找到。在徒勞地尋找之中,唯一能夠印象深刻的是,我曾經若干次為尋找一個攝影的好角度而大傷腦筋。這難道就是他們所敘述過的美麗城市麼?讓我連一個簡單的攝影角度也找不到?--尋找啊,麗江與美麗之間需要尋找這個詞相連接。我看到無數的像蝗蟲一樣的遊客日復一日地對麗江古城實施著侵略,這種侵略有著冠冕堂皇的理由,像當年侵略者們對古老中國的侵略一樣。麻木不仁,無恥得令人心傷。而我,居然也是這其中的一份子。

麗江古城,經過重新粉刷過後的麗江古城,古老的顏色未免顯得虛偽和失真。除了修葺之外他們還在重建,在商業利益的驅使下他們瘋狂地動作著,努力構建著普通旅遊者要求並不高的傳說的古城。我深深地為之震驚著,如果只是出於旅遊者無恥而空洞的心理需要的話,其實他們完全可以把王府井改裝成麗江古城,或者在交通更加便利的地方重建一個麗江古城。但這一切顯然是不夠的,對於侵略者來說,只有在柔弱一方的身體之上姦淫擄掠一番他們才能獲得滿足。

所有的街道都被現代的商品所充斥,如果你能夠從眼睛裡擠掉所有的關於老房子的顏色,那麼你便是來到某條商業繁華路段的步行街了。我們為什麼需要那些老房子的色彩呢?侵略之心使然。非如此不足以證明我們曾經侵略過。我也曾經聽說過麗江的商業氣味太濃了這樣的說法,但現在我要重新更正這句話:麗江,無恥的商業氣味太濃了!

三生有幸,在麗江趕上一場源之於商業之街的武鬥。那天下午,天空不是很明亮,古老的巷子裡,滄桑的青石板路一遍遍被侵略者的腳步踐踏。從前那條青古板路應該是寧靜的,寧靜得聽得見幾十米之外牆角處的蛐蛐叫聲。但現在的青石板連片刻的寧靜也不會有,尤其是那個下午,更是格外的喧囂。然後就看見了木棍飛舞,有人哭號,有人頭破血流;有人無可奈何,有人不知所措。我是個崇尚武力的人,遇見這種情形當然要擠上前去,然後便看見傷者--那個可憐的納西男人。稍有良知的人碰上這種事情總應該管一管的,縱使不是出於良知,那幾個無賴之徒的民間打鬥方法我也實在是看不下去。這時候那個傷者突然用哀傷而又憤怒的聲音大聲號道:你們為什麼要到我們納西來?!來了還要欺負我們!!你們這些野蠻人!!

這句話令我印象至今深刻,也是我今天在文中援用“侵略”一詞的理由。是啊,可憐的納西人,我當時倒像被打了一棍子一樣呢。我們為什麼要到納西去,我們為什麼還要在納西打架呢。無論是侵略的或者被侵略的,或者侵略者之間,一切打鬥都應該立即停止了。我立刻就理解了一點,便不忍再看那幕慘劇,更不願再參與進去,轉身便遠離了。很長時間之後當我再回想這件事來,我仍無法將我同這件事劃清關係,我總覺得這事情是與我有關的--那個無援的納西人,其實是所有無援的納西人,他的聲音又一次刺傷了我的善良。無辜的麗江古城,以及所有無辜的納西人,無論那件事到底是如何的是非對錯,此刻我們都應該對此深深地道歉,是我們認罪的時候了。

認識一座城市,必須要認識生活那城市裡面的人。認識麗江,當然就要認識納西人。假如你也曾經到過麗江,那麼我現在就要冒昧地問一句,除去充當侵略者的角色這件事不談,對於納西人,你瞭解多少?你曾經嘗試去瞭解過麼。當你許多次重蹈著關於麗江的騙局,在你跟你的朋友縱情大談麗江之時,你有沒有想過,你瞭解麗江麼?--假如你不瞭解,你有什麼資格大談麗江呢。還可以那樣的繪聲繪色?盲從呀,我的兄弟姐妹!

當披星戴月居然可以從時尚服飾的角度來理解,納西婦女們在想什麼?她們世世代代的勞苦和心酸要怎樣才能被理解?當悠閒的納西公子爺們有一天開起了出租車,勤勞地拉著盲目的侵略者終日奔波時,納西老人們又在想什麼?這還是曾經的納西麼?這還是那個用他們的一生來見證的自己的民族?--披星戴月,聽起來多麼浪漫的詞啊,可以我只在枯燥的收挖土豆的地裡才見識了這種浪漫,納西族的老人一言不發地用沉默給我解釋這一切。

納西公子問我說:你覺得我願意開出租車麼?我答道:開出租車也不錯呀。他便正告我:其實我這時候應該在橋頭溜鷹!我不解。他便又說:漢族的公子不是喜歡溜鳥嗎,我們納西人喜歡溜鷹!緊接著他便眉飛色舞起來,只有在談及鷹的故事的時,他才會那樣的神色:我們早晨的時候都在胳膊上架一隻鷹,到橋頭去,那時候我們是公子;我們到山裡放鷹,大呼小叫,就是瘋子;等我們晚上回來的時候,什麼山珍海味都帶回來了,就是叫化子了。我呵呵笑著問他:為什麼到最後成了叫化子?他也樂了:衣服全破啦,回來就成了叫化子。

那時候的四方街也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老百姓們都到四方街來,來的時候必須經過土司府的天橋下面,這時候土司從天橋上面就能看見時節的收成啦。天橋最初的時候可不是用來過馬路的,你明白麼?那時候四方街上面的兩道閘門放下來,水從古板上漫過去,我們就可以清掃街面了。只是現在被他們修來修去,這些功能全修沒了。--唔,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自動沖洗功能麼?被誰修來修去修沒了?為什麼會修沒了呢。

你當真要到酒吧街上去吃飯麼?是呀。

麗江古城的酒吧街,當然不同於三里屯。老房子,原本純真的小巷子,再加上一點偽文化,怎麼可能跟三里屯一樣呢。麗江古城即使再遭受許多年蹂躪,最後也不會變成跟三里屯一樣吧。--多麼荒唐的推理啊。我們有必要在寧靜的古城裡花天酒地麼?這不是出於侵略心理的暗示是出於什麼?難道坐在三里屯的酒吧裡跟坐在麗江古城的酒吧真的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嗎?如果說有區別,那是因為三里屯是侵略者自己的地方,雖然燈紅酒綠但他們仍然感覺到無味,所以到要麗江古城去,在那裡燈紅酒綠一番來證明自己的罪惡實力。--玩弄自己國家的姑娘是不夠的,要去玩古老中國的姑娘,那才更刺激。--最初的心理暗示是不是這樣的,很難不讓人懷疑呀。

當我真正成為一個無恥的侵略者的時候,曾經的麗江公子坐在我的對面。我拿過菜單給他:你要點什麼?他顯得有些侷促不安,把菜單推過來:你隨便來點吧。我知道他這番做的原因,因為那菜單上的價格讓我看了都有些心驚肉跳呢。之後納西公子無不惆悵地跟我說:我從小到大就是古城裡長大的,今年也三十多了,說實話吧,二十幾年來我就來過一次這裡,今天算是第二次了。我默不說話,內心正考慮如何承受這件事情。這時候整個小街突然變得喧鬧起來,喝多了酒的人們興高采烈地,大聲地對歌吧,這是多麼美好的夜晚啊--當侵略者們踩在異鄉的土地上盡情放肆的時候,他們真的感覺到這生活的愉悅呢。

我跟納西公子卻似乎無話可說了。在納西的米線館裡,納西公子才有些開心起來:這是我們納西人的地方,你們來價格是要貴一些的,而我們來就要便宜許多。果然,有納西公子開口說話,米線的價格只要木板上標示價格的一半。我開玩笑說:看來我要學一些納西話了。他便笑了:學不了的,真正的納西人能夠看出來。--這也是使我深為感觸的一句話,我在呼倫貝爾草原的生活經驗告訴我,真正的蒙古人也是學不了的。

在玉龍雪山的腳下,當我下車遠遠地朝雪山的方向拍一張照片,老牧民馬上就出現在我的身邊,正告我拍照是要給錢的,那是他們家的草地。我無論如何都不願接受這樣的現實,我也是草原的孩子呀,來自比你們大十倍或者百倍的大草原,我踩進你的草場,只是拍一張照片而已,你就管我要錢?理解吧,親愛的孩子,當我在玉龍雪山的草地上騎上一匹當地的劣馬,費力地驅趕它前行時,牽馬的老人突然轉過身來說再給點錢,要不就不讓再往前走的時候,我們都要學會深刻地理解。--我的奶奶幫我取名字叫塔令呼,意為草原之子,普天之下的草原牧民理應當是一家人罷,縱使不是一家人,要讓一個真正的牧人伸出手來朝別人要錢的時候,這依然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和衝動的。

牧人從來就不是這個樣子的,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除非這個世上不再有牧人。時至今日,玉龍雪山下面並不遼闊的草地上,牧人的數量大概已經微乎其微了罷。可憐的草地,可憐的牧人,是什麼催使這小草原的歷史匆匆合上了最後一頁呢。今天的玉龍雪山,已經不再有它的牧人了,所有關於小草原的故事已經成為了歷史--當我不經意地導出了這個結論,我的心莫名地開始驚慌起來,這個小草原,和我的大草原,它們之間是否存在什麼聯繫呢?我不敢再往下想了,這實在太可怕。

於是我便痛恨起旅行者起來,什麼“除了照片什麼也別帶走,除了腳印什麼也別留下”,全都是騙人的假話呀!騙局,騙局,到最後我還是看到了一場巨大的騙局。虛偽的旅行,虛偽的文化,虛偽的經濟,虛偽人類,這一切實在是糟糕透了。

麗江的客棧多如牛毛,多到了有多少戶住家就有多少家客棧的地步。當無數的入侵者進入到了麗江的最深處,他們能不給麗江帶來巨大的影響甚至傷害麼?即使作為侵略者的個體可能是無意識的。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樣下去,麗江還會是當初的麗江麼?--想到這裡,我也突然要給自己一些婉和的理由,或者最初形容傳說中美麗麗江的那個人,他的說法是與騙局無關的。真正的騙局從第二個人開始,一直被延續著,一直到了你我這裡還沒有結束。而我今天執意要結束關於我和麗江之間的騙局,你或者還繼續著,你盲目地繼續將騙局的規模進一步擴大。

你當真是愛著麗江的麼?像自己的故鄉那樣的深愛著?那麼請停下你的腳步反思一下罷,真正的麗江其實不是別人形容給你,也不是你給別人形容的那個樣子的,是不是?當初美麗的姑娘恰似處子一般純淨,而她今天已經青春不再了,她柔弱的身軀承受了我們這些人用一生去想也想不出的重量,她幾乎馬上就要油枯燈滅了--這樣的人間慘劇我們還有必要繼續往下構思麼?甚至你還要參與這構思?

玉龍雪山是那麼的高,那麼的冷漠和不可超越,或者它什麼都知道。只是,它說不出來話來。更沒有一隻腳,或是無數只腳,把那些沒心沒肺的從四面八方飛來的蝗蟲們一隻隻踢開。只是,可憐的麗江,可憐的玉龍雪山,你們美好的童年和嬌艷的青春已經一去不再了,無論如何你們已經回不了當初。也許你們已經開始默默哭泣,也許你們的淚水才只在眼眶裡打轉,但所有的一切都將在旅行者們的腳下踩得面目全非,連大地母親都無能為力了,她只能看著你們而傷心得悲痛欲絕。--許多的侵略電影裡面都有這樣的場面,許多人也曾經為之憤怒過,只是他們從來不能夠自省,更不能觸類旁通,他們以為他們還有許多事情可以去做,比如旅行。這一切實在糟糕透了。

本文作者:狐狸烏鴉
Post [ 雲南印象 ] 親歷的另一個麗江:我們都是可惡的侵略者 - ZT to digg. Post [ 雲南印象 ] 親歷的另一個麗江:我們都是可惡的侵略者 - ZT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702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