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4 16:35:52  Category: 旅行日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在曼谷的純情女子--沒有終極點的旅人

大陸人對泰國的印象,接近妖氣瀰漫的風月大館,現在忽然介紹一位在曼谷的純情女子,真是奇了。其實一稿中作者也寫到泰國的淫亂局面,但這裡你是看不到的,馬修的視界比那要高,比天要低,最後我們飛抵一個雙子廣場,名叫自律的自由。


在走向曼谷機場的入境處時,我們的隊列中忽然冒出了一位女孩,她的模樣像極了泰國人:瘦削,眼睛深凹,臉部線條稜角分明,而且皮膚黝黑。我悄悄向同行打探,有知情人告訴我,她是廣州人,目前在泰國曼谷半工半讀。她與我們的一位同行是朋友,兩人約好了坐同一班機到泰國。“看你倒更像泰國人哩。”我加快兩步,湊到她身邊,小心翼翼地將這話吐了出來,怕她不受落。“連泰國人也這麼說我,我到超市什麼的,只要不開聲,別人準會跟我說泰語。”她根本無所謂,一臉的坦然,聲音脆脆的。“是到了泰國才曬黑的麼?”“天生的。”“這麼說你與泰國前世有緣了?”我以為碰上了廣州的“三毛”,有著前世鄉愁的三毛就將自己的前世認作是吉卜賽人。“我自己倒沒這份感覺。”“喜歡泰國嗎?”“說不上喜歡不喜歡,出來就是想見識一下。”“將來會考慮留在泰國嗎?”“將來的事誰知道,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我不會換領泰國護照的。單身女孩子若是換了泰國護照,出入別國國境時可能會受到歧視。”她的回答總有點令人出乎意料。就這麼邊走邊聊,我們就要在機場分手了。“其實,你們在泰國是遊客,我是旅人。”女孩又拋下了這麼一句。“這兩者有何分別?”我疑惑不解。“遊客是剛到埠就想著回家的一群,而旅人則是那些四處飄泊的一族。”女孩言罷,飄然而去。

在泰國的短暫旅程,我與女孩又見了兩次面。在曼谷的最後一晚,她擠出時間帶我們前去曼谷的喧鬧夜市觀光,讓我們初識曼谷的迷人夜風情。於是,我記住了這位在泰國的年輕旅人。她的英文名字叫萊斯利。



後來我們成了朋友。萊斯利常借假期回國內,每次回來總會找機會與我見面聊天。一來二往,對她的人生軌跡有了粗略的瞭解:她在廣州某高校就讀時,曾兼職於一家小型的跨國公司,公司在泰國曼谷設有分公司。當公司負責人向她徵詢到曼谷工作的意向時,她當時並沒有一口答允,而只是想著趁機到外面玩玩而已,但到了曼谷,她就決定不走了,國際化的曼谷給她打開了一扇面向世界的窗口。時為20世紀的90年代中期,國人出國還不像現在這般來去方便。萊斯利是幸運的,在廣州的日子,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生活安逸。到了曼谷分公司工作後,她很快就適應了異國生活。在曼谷,公司將萊斯利先送到一家語言學校念了8個月的泰文,待掌握了日常生活用語後,再讓她入讀泰國第二大私立大學——暹邏大學,攻讀國際貿易管理,一晃四個春秋。在學習和工作期間,她結交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國包括泰國本地的朋友,令她的生活圈子一下子變得國際化起來。身在異鄉的萊斯利覺得自己就像一顆蒲公英的種子,隨風吹落處,春暖花自開。人前人後萊斯利總以天生的旅人自居。

有人將泰國視為情人的天堂:四季燦爛的陽光,聲色犬馬的氛圍,有點慵懶的生活節奏,再加上多情嫵媚的泰國女子,令人如墜溫柔鄉,備感愜意。情愛像漫山遍野的紅毛丹,自由自在地滋生瘋長。萊斯利看到許多外國年輕人到了泰國後,或談情說愛,或娶妻生子,樂不思蜀。但她也見到過太多只開花、不結果的感情,像當地五月天的雷陣雨,驟來驟去,捉摸不定。比如萊斯利在語言班時認識的一位日本男同學班特,對一位教泰語的老師漸生情愫,後來二人把臂同遊,又留親密合照。但台灣同學戴安娜始終不肯相信這狀況,因為戴安娜與泰語老師有私交,她曾親耳聽到泰語老師信誓旦旦地宣稱絕不會嫁給外國人的。最後,泰語老師到了美國攻讀學位,班特飛往美國探望了一回後,兩人到底分道揚鑣。

起初,想著要獨善其身的萊斯利曾刻意拒絕參與這種朝三暮四的情感遊戲。在她內心裡,隱約覺得自己其實更適合單身生活,她不想被婚姻生活羈絆和約束。“我不是一個安分的人,內心總在流浪,別人都說我像一陣旋風,就像我的名字。”記得萊斯利曾對我這樣說過。但漸漸她開始感到了在泰國日子的清寂,而且她發覺很難抽離現實環境,身不由己地墮入了情網。她與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曾展開過好幾段風花雪月事,最終都無疾而終,她心裡明白,這種像浮萍般的感情,是很難在異鄉紮下根的,她又感到有點厭倦。



這時,一位泰國大男孩湯走入了萊斯利的生活天地,湯有著1/4中國血統。湯在台灣同學戴安娜的生日晚會上對萊斯利一見鍾情,並向她表白了愛意。對於嫁給一個泰國人,萊斯利同樣沒有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她只是將湯視作好朋友。湯曾跟隨萊斯利回過幾次國內,我與湯也有過數面之緣,但在朋友面前,萊斯利好像從沒有正式承認過湯是她的男友。然而,在異國他鄉,忠厚老實的湯給予了她一種前所未有的安穩踏實的感覺。

去年年底某一天,我忽然接到萊斯利的電話,說她要嫁人了,分別定在廣州和曼谷擺喜酒,新郎官正是湯。“咦,你這陣風怎麼給拴住了?”我取笑她道。“你不知道將泰國米與中國米拌在一起才好吃的嗎?過小日子也一樣。”萊斯利似乎答非所問,然後才淡然說到與湯這麼久了也該給別人一個交代。婚禮樸素簡單。在婚宴上,聽湯說,他與萊斯利的緣分是早已注定的,問其何故,他稱小時候家人請了一位高僧替其算命,高僧判定他成人後要麼娶個年長女人,要麼娶個外國人。他曾經與一位當地人差點結了婚,但到頭來他的“真命天子”卻是個中國人,高僧的話竟然應驗了。萊斯利對此說雖不以為然,但也承認她與湯的確有點緣分,他們托請廣州的親戚到酒樓訂座,酒樓提供的吉日與泰國和尚擇取的日子倒是不謀而合!更巧合的是,酒樓在半年前本已排滿,親戚只好走後門將別人的婚禮擠掉,才騰出了這個好日子的。

在婚禮上,我留意到,湯的泰國親人來了一撥,但唯獨缺了一家之主,湯的爸爸。事後萊斯利才向我解開了這道謎。湯的父母在湯年幼時已分居了,原因是湯的爸爸有外遇,並生下了私生子。大家平日形同陌路,即便是湯的新婚大喜,也難以令家人笑泯恩仇,冰釋前嫌。年紀不大但閱歷豐富的萊斯利似乎已洞察人生:人性喜新厭舊,但要維持一份感情,關鍵要有把持力。“與湯正式開始交往之日起,我就給他打了預防針:不要因有了我這個女朋友,就不去結交別的女孩子,也不要限制我與別的男孩子交往。所以,我們之間早就達成了默契:彼此應有各自的交際空間。”她身邊的朋友為她對湯的寬容擔憂,勸她對湯看守緊些,以防湯有外遇,她一臉自信地回應道:“湯知道他自己要找什麼樣的人的,我有這份自信。再說了,人心能看得住的嗎?我對湯早就說過了:‘假如有一天,你有外遇,不要讓我最後一個知道真相;假如你能讓我第一個知道,或許對事情才更有利。’”萊斯利說她很難相信這世上真有天長地久的愛情存在。我想,萊斯利對湯超乎尋常的寬容,更深層的原因可能是源自她內心深處的某種恐懼:害怕被一個男人、一段感情、一個家庭所束縛。天生的旅人,沒有行旅的終極點。

祝福萊斯利。

Post 在曼谷的純情女子--沒有終極點的旅人 to digg. Post 在曼谷的純情女子--沒有終極點的旅人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909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