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3 09:53:05  Category: 旅行日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 雲南印象 ] 在麗江酒巴喝酒,看有意思的東巴文字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柳永《雨霖鈴》

對於一個人的行程來說,艷遇是途中最美麗的風景。——現在,我覺得這樣的開頭才是最引吸人的,誰會覺得情慾乏味呢?每個人都用一生在世上行走,他人和情感,才是人世間值得留戀的理由。那麼現在到了風情萬種的麗江,你們跟著我來把大理忽略不記吧。
眾目所睹,中國現代開發商們對古城和古建築破壞的案例罄竹難書,令人髮指。扼腕歎惜之餘,麗江卻是例外,但這竟源於一場意外事故。1996年,麗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派專家實地考察,可是這年二月,麗江竟突然發生了地震。文物局方面猶豫再三,還是派人陪同專家來到了麗江,這時他們驚訝地發現:城中那些破壞古城風貌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全被震塌了,而那些歷經數百年風霜的老房子卻大多安然無恙。禍兮福兮,"道路還是那樣彎彎曲曲,小溪河還是那樣流水潺潺,古老的麗江並沒有消失。"清華大學建築系的古建築專家樓慶西教授在他的《中國古建築二十講》一書中,以這個事例抒情起興,開講中國古建築木構特徵的榫卯聯接、斗拱飛簷。

而我,更願意把這個事件看作是麗江納西族人民的守護神——東巴教神祇顯靈的聖跡。以昭示人們用正確的方式珍視歷史,熱愛家園。現在,在麗江,人們以“修舊如舊”的原則呵護古城風貌,得以讓我遇到了一個美麗的麗江。

黑龍潭的泉水從麗江古城(大研古鎮)城北經過玉河廣場的大水車,分成三條小河,裊裊婷婷,談著笑著走入古城,一轉身又化出更多的小溪,澤被古城裡的千家萬戶。窄窄的街巷麻石鋪就,不染纖塵,情人般憐著愛著陪著護著順著溪水蜿蜒曲折。路邊的柳條垂向水面,無風而擺,呼應“軟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搖"。木柱紅門黑瓦的老房子擠擠挨挨,微挑飛簷,掛一串燈飾,搭一座木橋,依水通街,屋裡則設木椅木桌,鋪上扎染的藍桌布,擺一盆小花,閒閒地坐著些紅男綠女,上些茶酒,看另一些過往的紅男綠女,也被看。而城北天邊雲霧繚繞的地方,就是玉龍雪山吧,那是一位神祇,在終年積雪的高處,守著這方淨土。--神自然不是可以隨便看得到的,常年隱在雲霧的後面,偶一現身,就引來一片人間的讚歎。能在麗江古城裡親眼目睹玉龍雪山的人,有福了。

在我認為,麗江是一位古典裝束的現代美女,比如穿旗袍的張曼玉,一顰一笑,都會讓人的心柔軟起來。而麗江的精髓卻不僅僅是視覺體驗。

這是座沒有圍牆的古城,相傳從前麗江的城主木氏土司築城時考慮到“木”字外圍“囗”成了“困”,更想到“囗”內有人是“囚”,以為不祥,遂放棄圍牆。雖然我認為這個典故有穿鑿附會之嫌,是在哪裡見過呢?但沒有城牆的古城——外面的人想進去就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就出來——這種大度和自由令人心界一寬,“圍城”之魘在此如雲煙般被驅散,這是不是也有什麼隱喻呢?

麗江是我到過的所有旅遊城市中態度最好的地方,沒見到死纏爛泡惡意攬客以及坑蒙拐騙哄抬物價等等這類令我深惡痛絕又在大多旅遊城市慣常見到的現象。這裡商舖如雲,價格還算公道——對於來自物慾飛漲的大都市的遊客來說甚至可以說是超值低廉的,我常獨自在四方街附近的一家小館用餐,每次都淋漓盡致,吃到胃裡已裝不下任何東西,居然只需花費人民幣5元。而麗江之溫情,讓人以為回到了從前的故鄉。曾在一家小酒吧的簷下避雨,店內老闆倒背著手踱出來,在門口看看天,轉頭對我笑笑,淡淡地說:"進來坐吧,不收錢的。"然後背著手,又回到了吧檯的後面,自言自語般安慰一句:"不要急,雨一會兒就停了"。

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是麗江的主要人群,興高采烈地來了,物慾世界裡歷練出來的提防和猜疑在這裡不知不覺被溶化。微笑,同陌生人點頭問好,謙和地交談,努力挖掘自己的幽默潛質。木府門前有座著名的牌樓,上書“天雨流芳”四個漢字,這有個掌故,是說實際上這四個字的發音恰是納西語“去讀書吧”,兩種文化在這裡巧妙地重疊,麗江人以此為榮,沉浸在由“文化”帶來的雙重驕傲裡,這也是“古”城的意義之一吧。自然來麗江不是為了讀書的,掌故已成了遊人合影留念的地方,年青人來到麗江,想盡一切辦法去快樂,我願意把那句號召誤讀成:“去快樂吧!”——“我們來自五湖四海,為了同一個革命目標,來到了麗江”,快樂這項革命具有偉大的號召力。

“麗江陽光”是天涯BBS旅遊版塊裡的名人,他的朋友都叫他"陽光",在麗江古城開了家叫作"牌坊過落"的客棧。"牌坊"指的是古城中心四方街西面的科貢坊,"過落"在我印象裡記得是納西語"客棧"的意思吧。自古麗江就是商業發達的城鎮,做為茶馬古道的起點之一,以前的商人把貨物聚集在此,然後用騾馬馱著,組成馬幫,一路銅鈴叮咚,經過崇山峻嶺之間險象環生的艱途,運往西藏、尼泊爾甚至印度。彼時商舖和客棧本來就多,而現在,茶馬古道已成為一種文化象徵,麗江也成為了世界聞名的旅遊城市--"驢"友的天堂、情人的聖地,商舖和客棧更是如雨後春筍般發展起來。

其實我跟“陽光”並不太熟,我到麗江之前,他或許根本就不知道世上有我存在。只是在BBS裡我多次拜讀麗江陽光和他的朋友們寫下的關於麗江,關於"牌坊過落"的帖子。我對自己的閱讀能力很自信的,在他們字裡行間讀自然流露出來的對麗江由衷的愛,熱情洋溢的態度完全沒有商業行為的做秀。我大略地知道陽光是福建人,早年到麗江來旅遊,一不小心就對這個地方生出了愛情,難捨難棄,在科貢坊後面的巷子五十米處,盤下了一家客棧,就此長駐在麗江。而一不小心在"牌坊過落"住下的客人,大多都落下了一個情結,染上了一種麗江病,這種病症的一大特徵就是動不動就要懷念,時不時地由衷讚美一下他們去過的那個地方;更有病重的,住進了客棧就不想走了,好幾個月,盤纏花光,卻和陽光成了朋友,蹭吃蹭喝,住著就住著唄。我想考驗一下我對麗江病的免疫能力,就此遇到了陽光和他的"牌坊過落"。

“陽光”人如其名,是那種大大咧咧的陽光型高個青年,舉手投足,言語氣質,彷彿北京上海或者成都廣州——在你居住的小區街頭經常遇到的某個本地帥哥,彷彿認識,又完全陌生。初進古城,遇上一場大雨,麻石斜坡的巷子裡,一個不大的舊院子,牆角栽的花花草草被雨澆得透亮,兩層磚木結構的老房子,走廊上的小桌子上堆滿了瓜果煙盒,連電腦桌上都沒有空地兒。一些帥哥美女披著外衣,趿著拖鞋,鄰居聚會般閒坐著聊天,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電視、翻雜誌、上網。我一眼就認出了陽光,他正站在走廊上剝一枚巨大的石榴。略一寒暄,未及給我安排床位,已“接著”一聲不知被誰扔來個桔子,陽光笑著說這些東西他也不知是誰的,想吃隨便拿,周圍的哥們姐們也笑,我趕緊把包裡的月餅拿出來實現這裡的共產主義。偶爾問起,知道他們中有長住的,也有最近才入住的遊客。

我和陽光聊起我的旅行計劃,打聽一些實用攻略,和我的一些擔心。他一直一付“沒——問題!”的表情讓我大為寬心。卻自始至終沒有認真談過住宿費用這樣的問題——實際上後來我在牌坊過落斷斷繼繼地住了三個晚上,中間離開了幾天,沒人跟我結帳;在客棧裡用了一次洗衣機,租了一天自行車,也從來沒問過價錢,不像住店,倒好像是在某個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的朋友家做客。最後離開時我去結帳,總共收了我人民幣85元。

實際上我入住之後再見到陽光的機會並不很多,客棧的主人自然是個忙人,每天都要接觸像我這樣的遊客;朋友又多,不定又去哪兒喝酒了。我不願意稱陽光為“老闆”,我想這也是他最不願意聽到的稱呼。記得初次見面陽光最認真地問我的那個問題是:“你會喝酒嗎?”我謙虛地說能喝一點吧,他立刻哈哈大笑,拍著肩膀邀我晚上同大家一起去“青鳥”喝酒。

“青鳥”即“麗江青鳥”,是個酒吧。在牌坊過落住宿,去麗江青鳥喝酒,彷彿是這裡不成文的規矩。我雖然不善言談,與陌生人打交道有與生俱來的侷促感,經常獨來獨往,但也不是故作高傲,喜歡離群索居的人。這次選擇獨自行遊,只是為了自由。獨處有獨處的好處,群體有群體的快樂,兩者並不矛盾。快樂是我這次旅遊的目的之一,一個快樂的邀請,我自然是不會拒絕的。若干天後,我將獨自一人在束河古鎮的小酒巴裡坐著,天馬行空地發一些白日夢,順便憂傷一下,那是另一個目的了。

“牌坊過落”到“麗江青鳥”只有百來米的距離,晚上跟著呼朋喚友的過落部民走出客棧時,天已完全放晴。正是四方街最熱鬧的時候,人山人海,遊客們跟著納西人圍著火堆舞著歌著,笑著鬧著。一抬頭,天上一輪碩大無朋的圓月,刺痛我的眼睛。中秋節呀,麗江的月亮如此逼近,如此嚴峻,千里之外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的……。千里之遠的“共嬋娟”,承受得起多少“人長久”的願望?還是去膜拜酒神吧,我要用狄奧尼索斯式的集體狂歡抑制傷感。這一思量,轉過神來,才發現我跟著的那群過落部民早已不見了蹤影。

哈,我迷路了。

終於找到“麗江青鳥”時發現它其實就在我最初迷路的那個地方,甚至我剛才就是在它的屋簷下發的呆,真是騎驢找驢。而過落的驢友們早已在二樓,十幾位帥哥美女,圍坐一張長桌,見我來了,嚷嚷著要開始“殺人”。這個遊戲我聽說很久了,大概是來自電影《天黑請閉眼》吧,雖說是第一次玩,但很容易就入了道。“殺人”遊戲過程之趣在於懸念,判斷和口才很重要,神色和運氣也很關鍵。而遊戲的高潮卻是在結局,勝負一分,贏家就有給輸家出節目的權利,而輸家按遊戲規則,必須完成這個節目,罰酒、貼紙條和鑽桌子自然不夠刺激,麗江的特點嘛,是情色(不是色情啊)。

比如第一輪遊戲結束,輸家是一位帥哥和一位MM,他們被要求到人山人海的四方街上隨意各攔住一位異性過客,然後問:"你喜歡我嗎?"別人答:"喜歡!"才能算完成任務。這招蠻損的,他倆下去了,其他人都在二樓趴在欄杆上看熱鬧起哄吹口哨,看他們倆的窘態,笑得直不起腰來,連酒巴三樓的另一批客人也跟著來看熱鬧起哄。幸好到了麗江這樣的地方,這樣的夜晚,人們都自然而然地變得率性和幽默起來,玩笑開得大一點也無所謂。就好比到了天體沙灘,西裝革履的人反而自己渾身不自在;在今晚這樣的氣氛,嚴肅古板是招人側目的。

終於沒逃過,輪到我做了輸家,幸好只得了個“真心話大冒險”的懲罰,即贏家提一個隱私問題,我必須如實回答。跟他們都是第一次認識,而且明天就各自東西,我才不怕呢!也正是因為初次相識,我的對手想不出什麼壞招來,憋了半天才笑著問:“你,希望在麗江有艷遇嗎?”我大笑:“希望!”

就過了關。

沒想到緊接著就輸了第二局,和一位來自上海的美女同夥,一起掉坑裡了。他們認為我第一次過關太輕鬆得意了,再加上這回可以調侃美女。一門心思想損人主意,終於有位壞哥們提議讓我們倆上酒巴三樓,從樓上另一群也在哈皮狂歡的年青人中各請下一位男生女生,然後由我們倆各對他們倆中的異性用家鄉話說“我愛你!”,並且要求我倆必須使對方在聽到真情告白後也用家鄉話回應。一時間,這幫傢伙擂桌跺地,興奮得快掀了屋頂。

暈啊,我天生缺少演員的氣質,尤其怯場怯得厲害。上海美女更是百般抵賴,但滑頭是耍不過去的,大夥兒越是見到如此越起哄得有勁頭。我身邊一位哥們調侃我:“喲,臉怎麼黃了?”我說:“防冷塗的臘。”“怎麼又紅了?”“精神煥發!”

正當我猶豫不絕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黃繼光董存瑞邱少雲楊子榮,毛主席曾經教導我們說:“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更大的勝利!”革命先烈為了事業拋頭顱灑熱血,他們的英雄事跡深深感動了我,怎麼能在這麼一點點困難面前退縮呢?我端起面前的酒,一飲而盡,衝上海MM一揮手:"我們上!"(此段抄襲本人小學作文《記有意義的一天》)

雖然是以楊子榮打虎上山的氣概爬到了三樓,但在最後一個台階的時候還是很丟臉地被絆了一個趔趄。不過這正好一下吸引了三樓所有客人的注意力,他們也有十來號人,和我們一樣圍著長方桌子喝酒玩遊戲,也正笑鬧得不可開交。我趕緊站個丁字步,雙手在胸前一抱:“各位兄弟姐妹,俗話說在家靠朋友,出外靠父母……不對出外靠父母,在家靠……”靠!打把式賣藝,還把台詞說反了,狂暈啊!“咳咳,各位帥哥美女……”已經有兩個笑到桌子底下去了。

不快樂白不快樂,待我說完原由,三樓的所有人都哄鬧著跟我們下來了,和二樓的大夥兒勝利會師,還喧賓奪主,把我和上海MM圍在中間,三樓的全部男生都衝上海MM嚷:"跟我說,跟我說吧!"女生們則在後面踮著腳看熱鬧。我原想趁亂開溜的,但想到馬上就會被揭發,著急得賊眼溜溜,四下偷看,突然發現有位短髮女孩,圓圓的臉龐興奮成緋色,眼睛笑得像兩彎月亮,對了有點像超級女聲中的何潔。這時上海MM雖然臉紅到了脖子,但也終於完成了任務。我就被推上了風頭浪尖,一咬牙,我對那位月亮女孩大聲喊到:"我愛你!"她竟然中獎了似的"啊--"地一聲尖叫,隨即羞澀得連耳朵都紅了,雙手互絞著笑著身體往後縮,而她的女友們則推她,尖笑著慫恿:"快說呀快說呀!用家鄉話。"

“俄亞好中意你啦!”

說真的,這是我聽到過的,最好聽的廣東話。

遊戲繼續後,三樓有位胖胖的兄弟被我們成功策反,留下來加入我們,就坐在我身旁。胖子憨厚可愛,自來熟,遊戲中常被我“陷害”,反應過來捶我幾拳,就跟我聊入佳境,片刻已稱兄道弟。子夜時分遊戲再入高潮,但我和胖子一起告退了,因為我們倆次日都有重要的行程。這時才發現,我們倆居然都是住在牌坊過落的,並且,居然還是同一個房間的。他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驢友”,第二天四五點鐘就要起床,和他的朋友乘車前往香格里拉(中甸),然後從那裡徒步百餘里,前往四川的稻城和亞丁。亞丁村!我連做夢都嚮往的神秘之地,央邁勇、仙乃日、夏諾多吉三座神山庇護的淨土,幾年前,我第一次見到驢友從那裡拍回來的照片,簡直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有如此純淨的美麗,那時就下決心此生一定要去一回稻城亞丁。可惜這次雲南之旅,我把行程排來排去,怎麼也無法把亞丁列入。胖子拍著我的肩膀說:“一塊兒去吧!”我幾乎再一次心動了,可是時間啊,盤纏啊,我怎麼會有那麼多的羈絆呢?

我只能按照日程就近去看望束河古鎮,那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束河古鎮距麗江大研古鎮大約十里路遠,人們認為它比麗江更麗江,許多旅遊攻略把束河描繪成在麗江發呆的首選之地。這個古鎮差不多是麗江古城的縮影,實際上束河和大研一樣古老,建築佈局類似,老房子保存得更好,民風更淳樸,但比麗江小得多,開發得晚,遊人也比麗江少得多。我在過落借輛自行車,獨自揣張手繪地圖,一路騎行一路問道地出發了。雖然頭晚有對情侶曾邀我作伴共同騎行束河,但第二天他們突然改變主意,為了輕鬆,也為了一天的行程把白水河和拉市海也包括進來,他們改邀我合租旅遊的士。自然是要婉言謝絕的,本地的風景,我希望用本地的方式來探訪。時間容許的情況下,選擇步行、騎車或者乘本地公交車,不但我行我素,更能在心理上拉近與探訪之地的距離。

束河古鎮是古老的納西人聚居地,目前仍是,但旅遊開發商在鎮子邊上修了很多仿古建築,當做商舖,把真正的古鎮圍起來收門票,就不如麗江那麼開放自然了。這種煞風景的行為令人氣憤,即使門票不貴,我也不想讓開發商賺我的錢——我厭惡打著為民謀福旗號把遊人的錢騙進自己腰包的開發商,我把這種行為看堂而皇之的搶劫。騎到村口,一些本地人零零散散地聚在路邊,有位婦人迎上來,問我是不是去束河,她說可以帶我進去。我直入主題地問價,她說十五,我說這麼貴呀,她說從正門進要三十呢,我說十塊吧,她說好。束河原本是他們和他們祖輩的家,我寧可讓他們適當地謀些利潤。

我想我同時是堂·吉訶德和潘丘·沙卻,自以為是的浪漫旅途,為了想像中的正義,挺著假想的破矛去挑戰那些偽古建築,卻無從下手,幸虧還有潘丘·沙卻式笨拙的世俗智慧。束河古鎮果然小極,和麗江一樣戶戶門前溪流淙淙,水尤清冽,當街的古屋改成商舖或酒吧,創意皆雅。遊人少,卻多情侶。我對商舖不感興趣,嘗了些小吃,淋了場雨,拍了些照片,不用兩小時就逛完了全鎮。路邊找了家清清靜靜,鄰水鄰樹有書報可閱的酒吧坐著,要一壺茶,卻不好喝。有一搭沒一搭地翻雜誌;有一搭沒一搭地看間或路過的馬幫和遊人。天又放晴了,林木如洗,幾位納西族裝束的老嫗端著笸籮在簷下做家務,來來往往的情侶感於異域風情,要同她們合影,則索費。堂·吉訶德把潘丘·沙卻趕回家,自己在山間辟榖,形銷骨立地思念他想像中的唐娜·杜爾西內婭。滿腹心思,卻跟誰說呢。

回到麗江已是夜裡,雨又來了,昨晚認識的朋友卻大多散了。麗江本來就是驢友的大本營,時刻都在上演著聚散。我意猶未盡地來到“麗江青鳥”,比昨晚卻清靜得多,一撥又一撥的散客。我獨自坐在靠窗的吧椅上,要了兩瓶碑酒,看雨中低低飄過的雲,看燈火輝煌的獅子山,看四方街上在雨中嬉鬧的人群,看吧檯玻璃板下密密麻麻壓滿了的遊客留言。隨手在記事本上寫:

雲習慣從麗江路過

我獨自在青鳥喝酒

卻又撕下來,揉成團扔進紙簍,雨突然就停了。

雖說喝了些酒,但我有認床的毛病,入睡很慢。夜已深,隱隱約約聽到酒巴街上姑娘們仍在對歌;清脆而遙遠,斷斷續續傳來一些藏式詠歎——“呀索呀索呀呀索”;月華如水,模模糊糊想起薩福的殘詩:

“圓月初升

少女們環繞神壇站立”

朦朦朧朧夢境飄來飄去飄來飄去沒有盡頭……

許多人都會愛上麗江,我卻不,但我真心喜歡這個地方,我路過,與麗江交錯。凱魯亞克說:“每一次我和漂亮姑娘擦肩而過,都會由衷地感到心疼”。就是這樣。

麗江街頭的小店舖裡多有買字的,字是東巴古文字,世界上還在使用的最古老的象形文字,麗江人把這些圖畫般的美麗文字鉻在小木片上,當飾品賣給遊客,我去挑選,多有“愛情”“相戀”“緣”“一生一世”之類,卻不是我想要的。到書店翻一本東巴文字典,終於找到了——“行走”。這個東巴文字是個邁步的小人,下面斜斜一條微微帶卷的橫線,代表路和揚起的塵土。乍一眼看去,卻有點像漢字的“遠”,嗯,真不錯——一個人,走向遠方!

Post [ 雲南印象 ] 在麗江酒巴喝酒,看有意思的東巴文字 to digg. Post [ 雲南印象 ] 在麗江酒巴喝酒,看有意思的東巴文字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715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