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8 12:32:53  Category: 旅行日誌  By: Travel Blog  Technorati Search

[遊記轉載]華山遊:英雄無須論劍,山高自然為峰

其實在打開電腦之前我一直心存壓力。阿鳥、情哥、蛋師傅、姐瓶、牛牛等網友不止一次地催我快點發貼。我應該怎樣去講述,才能與大家深入地分享我的華山之行?因為,此行難忘的東西實在太多,而我又怕寫得不好辜負了大家的期待……

在這樣一個金秋十月,真是喜事連連。這邊神六剛發射,那邊又有人嚷嚷著要迎東盟盛會了。而對我,似乎有很多的好運氣也都隨著國慶那檔期友仔友女爭先恐後的婚喜悄然而至。剛剛拿到攝影家協會的會員證,又“拚命”爭取到了正當的假期。所以,機會難得,我只好“義不容辭”地收拾好我的行當,跟傳說中的那條友女吹牛“我要去流浪了,再見吧”……然後平生第一次穿上波鞋+牛仔褲,登上了北上的列車。當第一次跨過長江、跨過三門峽時,自己覺得真的很有“成就感”!我知道,一個充滿激情的旅行已經開始了。

華山是此次西安行的重點。華山,古稱“西嶽”,是我國著名的五嶽之一,位於陝西省華陰市境內,距西安市其實還有120公里。它南接秦嶺,北瞰黃渭,扼守著大西北進出中原的門戶。“自古華山一條道”,華山素有“奇險天下第一山”之稱,這在後面的旅程中是令我深有體會且十分難忘的。

登華山,只有半夜上山,清晨觀日出,才能算是完美的登山過程。但這對一般的遊人而言很難做到。這次去西安也是應老D之邀,老D和他友女同在西安讀同一所大學。於是此行就成了我們混合“三人行”。出門在外我們都好講究個“順”,大家決定把登華山的行程放在10月6日,寓意六六大順。出發前早就預先收集瞭解了華山的一些情況,包括乘什麼車前往、車費、門票、飲食等等。下午到超市購買了一些餅乾、飲用水之類的食物,當然,還不能少了幾包搾菜——這是體能消耗過大後為了補充鹽份必需的。

帶夠御寒的棉衣,打好行囊,就等著出發了。那幾天正趕上“黃金周”,考慮到夜晚乘汽車不安全,於是我們三人決定乘火車前往華山。晚上8時50分從西安火車站上車,在擁擠的列車上站了兩個小時,到達華山這個小站時已經是深夜11點了。小站顯得空空蕩蕩,只有幾輛出租車零零星星在泊在站前空地上。我仔細數了一下,從華山站下車的全部旅客就5個人。另2人也是一對學生模樣的小情侶,也是來登華山的。見來了客人,出租車司機都像一群蒼蠅一樣圍上來。因為在出發之前我們已對一路上將要面臨的事情有所瞭解,所以我們以25元的正常價包了輛出租車前往華山。出租車走了將近十分鐘的沙泥路後才駛上了華山大道,終於看到有明亮的路燈了!

想到之前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路,心裡的小小擔心也隨之而去。但沒想到出租車司機還是十分狡猾。因為去登華山有兩個大門——正門和東門,這在之前我們是瞭解的。但夜登華山究竟應該走哪個門我們卻一下搞不清楚了。正門比東門要遠三分鐘的路呢!司機也故意含糊不清,他只想把你丟在最近的地方了事。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眼前的路牌上赫然寫著“華山門”、“華山東門”的指示牌。憑我的直覺,中國人一般會把主放前,次放後,於是毫不猶豫地叫司機到“華山門”。後來事實證明是對的,只有從華山門(舊門)才可能徒步上山——自古華山一條道嘛!而華山東門則是近年來為了方便旅客在開通了纜車之後新開的門,從那是不能走路上山的。真的是非常慶幸!從公路下車到華山門還要徒步走十分鐘的路。

還好,一位深夜了還堅持在路邊兜售地圖紀念品的大娘熱心地向我們指示了路向。我們也向她買了幾副手套,兩元一副,不貴。這是登山時為了防止鐵索鏈劃傷手而備用的。看到前面沒有一個人影,我們向大娘詢問當晚有沒有人登山。大娘說有,但不多,也就十零個人。空空蕩蕩的路上,只有幾盞昏暗的路燈。我們都在心裡嘀咕:完了。就這樣上華山,如果半路有人打劫或發生個三長兩短的事,怎麼辦?包括我在內甚至打起了退堂鼓——安全第一啊!雖然我高大,但也不算很威猛。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擔心同行的女孩子。但如果在山腳下住一宿,何必擠今晚的火車百里迢迢地趕來?此時還是女孩子膽大心細,DM說,上!我不怕。轉念一想,既然這麼老遠都跑來了,就搏一回吧!

於是大家毅然向華山門出發。一路上要轉幾個彎,還要穿過一座鐵路橋(後來得知是有名的隴海鐵路),越過一道大橋(五龍橋)。當看到“華山門”三個大字和醒目的“售票處”之時,我發現我的後背已經開始濕了。或許是身體開始發熱,也或是一路上的擔心。一位男工作人員守在驗票口打著瞌睡,見我們零星三人,也懶得抬頭。我們也只是向他詢問了一下價格。向大門裡望去,漆黑一團。我們問:裡面沒有路燈嗎?工作人員答:有的。除了前面兩公里左右的平路之外,一路都有燈光(注意:後來上山之後發現,僅僅是“燈光”,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一路都是路燈燈火輝煌的那種。還好我們早就備好了電筒,電池)。這個時候,我們又開始猶豫起來了。

上山吧,就我們三人,諾大一座華山就我們仨,誰也不知道前面是什麼東西。不上吧,又很不甘心。這個時候,忽然聽見後面傳來一陣人聲。一看,原來是一大群學生模樣的人也趕過來了,他們也是要夜登華山的。終於找到伴了,心裡好一陣高興!他們二話不說就買了門票。我們也跟著買了票(學生票90元,保險5元需另購)。一問得知,他們一行七人都是從北京來的,都是在讀大學生。大家都很友好地打了招呼。於是,我們一行恰好10人就結伴開始了這次難忘的夜登華山之行。此時,我望了一眼手機,時間顯示已經是凌晨0點10分。真是好事多磨,這下子可以說是有了個“十全十美”的開頭了。

(二)

剛開始我們都很興奮,畢竟終於上路了!但山路兩旁全是漆黑一片,只聽見山澗的流水沖擊石頭發出霍霍的水聲。天氣是晴朗的,滿天星斗。前面說到的好運氣,其實真是這回事。因為在此之前,西安地區已連續下了一個星期的雨。眾所周知,如果是下雨天登山,是極為危險的。但自我到西安,那邊就開始了好天氣。

走在路上,偶爾一陣山風吹過,十分的涼爽快意。從華山大門進入,儘管都是上坡路,但一路上地勢還比較平坦,走路也不覺得吃力。這將近兩公里的一段路叫做“小跑路”,是沒有台階的,甚至可以開得汽車。在經過魚石、靈官廟之後大約半小時就到達了第一個休息站,也即五里關。五里關是華山天險第一關,右邊光溜溜的石壁在淡淡星光的映耀下依然清晰可見,高不可測。左邊則是深溝,夜晚只能看到黑乎乎一片,但從水流衝下的巨大響聲當中可知其同樣深不可測。再回來說到休息站。與其說是休息站,倒不如說是一處小賣部。

一路上到北峰每隔不遠的路程都會有這樣的小賣部,也是華山管理部門免費提供給遊人的休息站,裡面的座椅是可免費歇息的。在五里關休息站,大家的精力都還非常充沛,稍事休息之後又繼續上路了。而DD和MM則買了兩把同心鎖,等著上山後掛到金鎖關。這個時候我才知道什麼叫自卑和孤獨啊!在我們繼續前進的時候,後面四五十米左右接著又跟上了大約十多個登山的年輕人。他們聽到我們的說話聲也很興奮,隱約聽見那頭有人說:終於有人了!……看來,人類還是怕孤獨啊!“終於有人了!”是啊,同是華山夜行人。儘管還隔著一段距離,但大家都很友好地互相打了聲招呼“喂,後面的,加油哇!”而我們前面的這10個人也很快就邊走邊聊開了。

令人高興的是,裡面還有一對桂林的姐弟倆,從一上山他們講的桂柳話我就猜出來了。並且姐姐還是此次登山的組織者。神奇的是,爾後一而再,再而三經歷的事讓我們覺得相互之間很有緣,這在後面會談到。更難能可貴的是,這對姐弟還都是北京大學的學生。大家就這樣在相互攙扶、相互提醒、相互照顧中不斷向高處前進。

華山有北、東、南、西、中五峰,但主峰其實只有東、南、西三個峰,北峰是前往東、南、西三峰必經的一座峰,也是一般遊客不論是徒步還是乘坐纜車都能夠到達的一個峰。在華山,北峰算是較低的一座峰。而中峰其實是東峰旁的一座小峰,以前算是東峰的一部份,只不過是現在人們也開始把其稱為主峰之一罷了。

從五里關出來,基本上都是石階路了。石階開始越來越陡,轉彎越來越多,大家都開始有些喘氣,但體能還是跟得上的,一行10人的隊伍也能保持緊跟。以前練長跑時懂得利用鼻子呼吸的技巧,於是我也告訴大家,不管多麼難受,盡量不要張開嘴巴來呼吸。因為通過鼻腔的呼吸能讓更多的氧氣進入肺部,習慣了這種呼吸方式後就形成良性循環了。在這一段路,儘管還不是很高,但台階的左側是不設護欄的。隊伍中男的都很自覺地走在靠左一側,讓女的走右側這樣比較安全。就這樣我們一路經過石門,到達莎籮坪的時候已經是凌晨1點多了。

莎籮坪也是一個有名的地點,莎籮坪因菩提樹而存在,從莎籮坪向四周遠望,又有很多的景點。可惜當時在夜裡,只知道此地就叫莎籮坪,風景當然是看不到了。在莎籮坪,我們又進行了一次休息。其實這一路上來,每經過一處休息站,我們都會停留一下,一是歇一口氣,二也能加點水、換換電池什麼的。這些休息站分佈都很合理,在比較容易讓人吃力的地方都會設有休息站,有些大概每隔一里路左右就有一處了。在休息站的小賣部裡,有方便面、冷熱水、米線、粥、紅牛等食物和飲料賣。用自己帶的純淨水瓶加水,一瓶水要1元錢。而且我也發現,一路上的小賣部裡都有黃瓜賣,一根根翠綠的黃瓜泡在從山上引來的山泉水裡,冰涼冰涼的,在休息的時候吃上一根確實是非常的舒服。但我以前一吃生黃瓜就肚痛,所以我都沒敢吃,呵呵!

前面的路又比之前的要陡了,台階也越來越窄。以前可以三、四人並行的台階現在只能兩人並行。隊伍中有人開始感動吃力,隊伍也越拉越長。特別是我們當中有一對情侶,估計是北方那邊的人。男的是個胖子,女的又比較“嗲”。一路上總是他們倆落在最後,但我們還是盡量地等他們。我心裡始終是著急的,因為此行登華山,在天亮之前必須趕上東峰看日出,拍日出的圖片才是重中之重啊!我寧可再累點,也不能讓太多的時間浪費在休息上。就這樣一路登山一路休息,在走走停停中好不容易到達了毛女洞。這毛女洞據稱是毛女隱遁棲身處。

據有關資料記載:毛女,字玉姜,秦始皇宮女,因避驪山殉葬之災,負琴與秦宮役夫相攜逃入華山。後來經高士指點,饑食松柏籽,渴飲清泉水,致使體生綠毛,行步如飛,山民遂呼為毛女仙姑。據說唐末有採藥者曾遇毛女於芙蓉峰下。毛女因感歎身世,常撫琴於山間,相傳當夜深人靜時,仍然可以聽到毛女洞如泣如訴的琴聲。路旁青石上,刻有兩行大字:“朱弦只撥秦宮怨,芳徑空歸月夜魂。”思古歎今。在毛女洞休息的時候,我掏出手機放起了MP3。許巍的《純真》在這樣的地點、這樣的時刻讓時光與時光不可思議地相遇了。“我不顧一切地跋涉千里只為再次見到你……”手機放出的聲音不大,但大家都靜靜地分享著。華山,是一個從來都不缺少愛情和浪漫的地方。只是當一個人孤獨地進行著自己的旅程時,還是覺得此行多少有些缺憾。

出了毛女洞,路是愈來愈難走,地勢更加陡峭,轉彎更多,明顯感到前面的路都是盤山而上了。這時大家都明顯地感到了吃力,步伐也漸漸慢了下來。令我感動的是,前面提到的桂林MM始終保持“領導方范”走在隊伍中間,起到連接作用,不斷地提醒後面的人,鼓舞前頭的人,常常叫大家“加油”。而我和DD、DM則一直跟在桂林MM旁邊,既不落後,也沒衝在最前面。這一段路路燈是很稀疏的,但透過星光的反射,還是隱約可見腳下的台階。因為地勢越來越難走,所以大家之間的距離拖得都不是很遠。後面的手電筒光都可以照亮前面的。

為了節約電量以防萬一,我們走在中間的都把手電筒關了。就這樣不知轉了多少個彎,拾了多少個台階,終於可以望見前面的燈火了。眼前是一片空地,這正是登山途中最後一處可供休憩的平地:青柯坪。該地因坪上多生青柯樹得名。坪地面積約四十餘畝,其地勢平坦,土壤肥沃,水簾洞瀑水下行穿坪而過,是華山最大的坪地。坪上有廟宇建築,樹木蒼鬱。在青柯坪休息時,小賣部的老闆很熱情開朗,不斷地為我們加油:歡迎到來!到達此地,離東峰就只有一半的路程了!看了看時間,剛凌晨2點多。問老闆到達東峰還需多少時間,老闆說只需3個小時就行了。

老闆還向我們介紹了十月份日出的時間。掐指算來,當聽到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時,大家都很興奮,一下子又來了精神。在青柯坪,我們居然休息了大約十分鐘!我提議大家一鼓作氣,繼續加快步伐前進。可這時那對北方情侶中的女子又“嗲”了起來:還早著呢,如果天還沒亮早早就到了東峰,在上面豈不是要冷死!話雖有理,但要考慮隨著路越來越難走,速度也會越來越慢啊!如果天亮之前趕不到東峰,就完了。還是桂林MM比較理智,一句話:走!大伙又稀里扒啦地從座椅上跳了起來繼續前行了。

過了青柯坪不遠,前面有一大石,上面刻著“回心石”。這裡因山勢險惡,往往有一些意志薄弱者不敢前進,回心轉意,視險而歸。由此可見“回心石”是對一個人意志的檢驗。但據其他資料介紹,還有一種傳說是這樣的:元朝道士賀志真(號元希)帶領徒弟在華山日夜鑿洞,苦修外功,鑿成一個,被人佔去一個。兩徒弟苦不堪言,以為師父的本領只會鑿洞,跟他學不到什麼,當賀祖於南天門外懸空鑿洞時,倆徒弟心生歹意,將繩砍斷,企圖將師父丟在洛南商州,他倆匆忙奔下山去,想另投新師學藝。萬沒想到,當跑到“回心石”時,突然發現賀祖卻從山下迎面而來,他倆大吃一驚,這才知道師傅已成仙人,於是回心轉意,隨師父上山鑿洞,修煉道功。後人便將二徒表示回心轉意的地方叫回心石。

回心石這一段路還是比較難走的。過了回心石大約10來分鐘,又有一處休息站。到達休息站的時候已經3點了。這一處休息站是衝鋒“千尺幢”的最後一處休息站。千尺幢即位於回心石之上,是華山著名險道之一,也是從華山峪登主峰的必經之道。這裡原為一崖間裂,寬僅三尺,直立70度,後來人們沿隙鑿拓成路,有石階370級。階寬僅可容半足,遊人登臨,仰視一線天開,俯視若臨深井,故又名“一線天”、“天井”。原幢口置有鐵蓋,蓋上則可完全封閉路徑,幢壁“太華咽喉”石刻是其真實寫照,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啊!“一線天”給我的印象確實是登華山途中非常難登、非常險的一個地方。

說其難,是因為一是在夜裡,視線不明;二是台階又窄又陡,並排只能一人前進,前面說到階寬“僅可容半足”一點不假,拾階而上給我的感覺是都是腳尖在用力,就像跳芭蕾一樣。說其險,是因為從上面不斷有山泉水滴下,台階又濕又滑,稍有不慎就可能滑倒,那可就不敢想像了。而當我爬到一半抬頭仰望時,左邊原本傾斜的石壁好像就要壓下來一樣,更是讓人膽顫心驚。登“一線天”,我是最後一個上去的人。

因為當時觀“一線天”,在燈光的映射下太美、太險了!此次登山,我的負重是很大的。背包裡除了棉衣還有兩台相機,一個近十斤的腳架,整個背包不下二十多斤。這也差點讓我在最後關頭挺不過來。當然,這是後話了。我從背上取下腳架,架起相機,果斷地拍下了這一景色。而在此之前抬頭仰望,已經能夠看到北峰的燈光了。而從回心石到北峰、東峰一路的路燈如一條銀河隱隱約約,探射燈打在樹木和峭壁上色彩斑斕,遠處山腳下的華陰小鎮燈火星星點點,煞是好看。但為了趕路,也為了不拖他人的後腿,都沒有來得及架起相機把其拍下來,實在有些惋惜。

其實上“一線天”還有另一條路,就在左邊,當然也是非常的難登,但比起我們當晚走的那條真正的“一線天”而言,無論是台階的寬度,還是陡的程度,都好多了。但當晚我們都是按照燈光的引導而行,根本看不到旁邊還有一條道。估計那是後來為了方便遊人登山而新開鑿的。這是後來白天下山的時候才發現的秘密。但是,正因為經歷過了並且征服了右邊這道自古以來就有名的真正的“一線天”才不至於在下山的時候走假的“一線天”而後悔。

在“一線天”(即千尺幢)的終點,就是一處休息站了。大家都氣喘吁吁地在此地休息,既驚歎於“一線天”的險,也為自己能平安經過“一線天”而高興。休息站是一處很小的位於山腰的地方,眼前的大石上刻著“百尺峽”。百尺峽又名百丈崖,在千尺幢上,是與千尺幢齊名的著名險道。此處兩塊岩石壁立欲合,依崖隙直立一魚脊形巨石,呈90度,高46米,沿石脊鑿階91級,階寬僅可容人半足。旁拉以鐵索,遊人至此,須手挽鐵索,足採石階方可登上石頂。或許是因為剛經歷過千尺幢的興奮,或許是夜晚視線不佳,當我們的手電筒照到“百尺峽”三個大字時,一位GG搶先報告:“夏峽到了!夏峽到了!”等我們認真看到這“夏”其實就是“百尺”時,大家都哄堂大笑。既然“一線天”這麼險的台階都走過來了,百尺峽當然只是個“小插曲”,大家在休息之後很快就順利地通過了百尺峽。


而過了百尺峽,繼續盤山而上,很快又到了下一處險勢“老君犁溝”。老君犁溝是指群仙觀到猢猻愁的一段槽形險路。舊時,因路在陡峭直立的崖石上,無石階又無垂索可用,行人至此,必須弓腰曲背,依仗崖石上的石竇石窩,手腳並用,方可攀上北峰,所以民間有“千尺幢、百尺峽,老君裡溝往上爬”的俚語。相傳古時,太上老君駕青牛路過華山,見開山鑿路的道徒及工匠們萬般辛苦,動了惻隱之心,於是就解下隨身佩帶的如意化為犁樺,駕牛扶犁開出此道,路因此得名。今溝左頂端還有“老君掛犁處”景觀,原置鐵犁一張,高丈餘,遊人每至此,皆履險攀崖,手扶其犁,以祈請農事吉祥。

溝右頂端有鐵牛台景觀,傳說是當年老君拴牛地方,只可惜鐵牛不知何處去,只留牛台空悠悠。關於老君裡溝的稱謂,道家還有一說,言不是“犁溝”而是“離垢”,老君只有到了這裡,才真正的紅塵瑣事、酒色才氣統統拋在腦後,因此華山才是老君超塵拔俗的地方。在“老君犁溝”的下面還有一處休息站,上面紅色的大字“最後一站”喻示著,這裡已經是上北峰的最後一站了。此時已經是凌晨4點半。一種緊迫感又催促著我們趕快前進。“老君犁溝”果然也是十分難登的一段台階,這從上山和下山的途中我都深有體會。一是台階又多又陡,據稱這一段的台階就有570多階!登華山每跨過一個台階其實都很不容易的!二是台階不是水平的而是向右側斜切的。右側就是深溝,當然夜裡去登山的時候沒覺得有什麼。但白天下山的時候還是不敢多望。而白天在此抬頭仰望,“山河永壽”四個大字及“老君犁溝”的壁題還是有種震懾人心的氣勢。

大約用了二十分鐘的時間,才總算爬完了“老君犁溝”這570多個台階。眼前已經是北峰了。過了“老君犁溝”就是一處大石壁,把路分成左、右兩邊。而大家就在此處迷了路!究竟是左邊的路上東峰,還是右邊的右上東峰,大家都拿不準主意。掏出地圖一看,地圖上也沒有標示得很明白。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大家都不想因為走錯路而浪費有限的體力。有人提議,找北斗星就知道方向了。但可笑的是,石壁其實已把半邊天擋住了,哪還能找到北斗星的影子?我憑直覺認為應該走右邊,但也有人認為要走左邊。於是認為走左邊的人就先前進了,剛走了幾步,那邊傳來:啊!不對!這邊是上北峰的!於是事實再次證明了我的直覺是對的。後來白天下山的時候再經過這裡才發現,其實這裡已經算是北峰了。因為在這裡再往左走20多米繞過石壁眼前就是一個大平台,“北峰門”三個字就在眼前。我們的目的是直上東峰觀日出,所以我們沒有停留,往右邊的台階而上,繼續前進。

此時的體能,已經感到很吃力了。而東峰,看著上面的燈光覺得很近,但事實還有很長的路!那一團燈光,又再一次地指引著大家前進。其實從這裡開始一直到東峰,都是在北峰至東峰這一山脈的脊樑上行走了。古人稱這是一道“龍脈”。在山脈上,明顯感到風速很大,很涼。但因為我們一路不停地運動,全身發熱,這樣一涼快,反倒覺得很舒服。“天梯”是過了北峰之後華山又一著名的險路。梯路開鑿在直立如削的岩石上,雖高僅二丈餘,但因面臨萬丈絕壑,加之舊時梯下迴旋處只有一線之地,就倍增登臨的艱險。遊人至此,折身面西攬索登梯,只可屏心靜氣,不敢回頭張望。下梯的行人也多垂索背壑,摸索石階步步退下,以避免面對深壑頭暈目眩。天梯的右邊就是萬丈深淵,只有左邊的岩石尚可攀扶,讓人不寒而慄。還好風是從右往左吹!真是險!也因此當時差點我們就認為這裡就是“長空棧道”了。

過了天梯,再經過蒼龍嶺就到了五雲峰。蒼龍嶺也是一處險道,而五雲峰則有開闊的地方。五雲峰休息的時候,我已經隱隱感到我的雙腿就要抽筋了。而這裡,“出租大衣”的行當開始熱鬧起來。但其實登華山在山上租那些所謂的“軍用大衣”是很不值得的。首先是因為這些衣服很不衛生,千人萬人穿過。二是價格太貴,曾經就因為發生過兩百元錢租一次大衣而被媒體報道的事件。

這個時候,越休息越不想動。我的雙腿已經感到越來越沉重。之前說到的因為背著大件的攝影器材,這個負擔確實在最後關頭,即從金鎖關開始就給我添了很大的麻煩。

金鎖關,並非是因為索道上掛滿的見證愛情的“同心鎖”而出名。而是因為金鎖關是經五雲峰通往東西南峰的咽喉要道,鎖關後則無路可通,故名“金鎖關”。金鎖關是一個絕對能見證愛情的地方。那一串串掛滿索鏈的“同心鎖”,那一道道飄揚的紅絲帶,幾經風雨,儘管有些已經銹跡斑斑,但依然光澤有映,彷彿還在訴說一幕幕動人的故事。據說戀人把兩把鎖在這裡鎖在一起之後,雙方交換鎖匙,然後把鎖匙拋向旁邊的深淵,寓意“無法打開”,這樣兩人此生就能永遠地相依偎在一起了。於是,在金鎖關兩邊,你就看到了掛滿了的一串串同心鎖。

儘管登華山一路上的索鏈上都能看到有人掛著同心鎖,但據山下的人講,真正的戀人應該登到金鎖關後再掛。因為金鎖關兩側的鐵索鏈屬於道教寺院的,而非其他的索鏈是屬於政府的。政府每隔一、兩年就會清理更換一次索鏈;而金鎖關的索鏈每隔一甲子也即六十年才更換一次,因此你在金鎖關掛上去的同心鎖至少能在華山保存六十年!這雖然只是對美好愛情的一種期盼,但可以說明的是,能得到一份摯真的愛情是多少的不容易!而能夠堅定愛情的信仰,60年、100年、1萬年地去愛一個人,該是多麼偉大啊!感動……

經過金鎖關,往右可以直接到西峰、南峰。往左,則是前往東峰觀日出了。過了金鎖關再往前不到一公里就是東峰峰頂了。但此時的我,雙腿已經沉重得像灌了鉛一樣。而經過了五雲峰,我們原先的10人早就相互拉開了,那對北方情侶可能還在蒼龍嶺附近呢!……DM也在快要到達金鎖關的地方累得扒下了。在快到金鎖關之前,我們仨每人喝了一瓶牛奶補充體能,然後DD留下照顧DM,我繼續前進。因為此時的東方已經隱隱露出魚肚白了,時間也指向了6點10分,太陽很快就要升起來了。此時我的心情真是恨鐵不成鋼,因為過重的攝影器材壓得我喘不過氣,二是怕自己在最後關頭堅持不住。還好,經過金鎖關之後,抬頭一望,桂林MM正在上面等大家呢!見我這副模樣,她主動幫我背起了背包,她弟弟則幫我扛起了腳架。儘管此時我已無任何負重,但雙腿還是有些不聽使喚。近了,峰頂就近了!而側臉看看左邊,天空越來越亮!真是焦急啊!為自己焦急,也為身後的DD和DM焦急。快點爬到峰頂吧!太陽就要出來啦!還有最後的五百米,還有最後的幾百個台階了!腿是邁不動了。我不知道是那裡來的勇氣,真的是用手爬完了最後的幾十個最陡的台階。此時聽見前面有人喊:喂,後面的!往這邊上,觀日出在這個位置!於是,整個人像是經過了鳳凰磐涅,雙腿、雙踝的疼痛全忘記了,一路小跑到了傳說中的東峰峰頂!

舉目環望四周,真是氣壯山河啊!華山的峰、遠處的渭河在太陽升起之前展現著朦朧的美,蒼鬱的松樹靜靜地眺望著這一片天地。來不及停歇,趕緊架起相機先拍攝日出前華山的朦朧美。這個時候峰頂已聚集了二三十人,有些估計是前一晚上在峰頂的旅館住宿的。令我欣慰的是,DD和DM也及時趕了上來,和我一樣興奮,看不出太多的疲憊。而當初我們一行10人,最後及時到達峰頂的就只有我們仨和桂林仨6個人了。此時,是10月7日清晨6時20分。

6時25分。東邊的魚肚白越來越明朗。

6時28分。東邊的魚肚白開始泛紅。

6時34分。天空越來越亮,觀日出的人們開始禁不住地興奮起來,說話聲此起彼伏。而在峰頂吹了近10分鐘的冷風,讓我的雙手都快凍僵了。這個時候突然想起還在青柯坪的時候那對北方情侶的話,提前到了峰頂豈不是在上面受凍?呵呵……但寧可受凍也要上來啊!做事情一定要留有餘地呢!只是此時此刻,不知他們倆還能不能堅持到金鎖關?……

6時40分。太陽終於升起來了,先是露出了半邊臉,然後剎那間天空萬丈金光,大地一片通紅!此時,我的相機不斷地在“卡嚓”……

6時41分。太陽完全升起來了,大地一片光明!那一瞬間的心情,何止能用激動兩個字來形容!想想從午夜12點開始登山,經歷了6個多小時的連續跋涉,終於順利地到達峰頂,看到了日出!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總是有限的,沒有經歷過這些,你真的不能夠體會什麼叫激動人心,什麼叫千辛萬苦換來的甜是多麼的甜!那一刻,好想找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因為語言,已經不能代表那一刻的心情了。稍後,我還是很“理智”地拿起手機,邊哆嗦著身體邊向遠方的朋友發了一條短信,告訴“我終於登上了峰頂,我看到了日出”。事後,朋友稱我總算是“接受了心靈的洗禮”。仔細品味這句話,真的很對!很多的痛苦都能夠面對,都拋到腦後,最重要的是覺得人的氣度突然都放寬了。確實是讓心靈接受了一次至高無上的洗禮。

之後,大家忙著照相、留影。在這裡,也留下我們燦爛的笑容,見證了我們夜登華山之旅。

(三)

從東峰下來,往南不遠就是南峰了。南峰是華山最高的峰。

在東峰和南峰之間相連的山腰地方,我們找了個向陽的地方坐下來休息,吃點東西補充體力。有陽光照耀的地方很溫暖。之前在東峰受的寒冷此刻也讓溫暖代替了。早晨的山間,陽光透過樹葉光影欲隱欲現,像一個個跳動的音符,空氣清新得連眼睛都想呼吸,讓人覺得像是在仙境裡,真是心曠神怡!我想,在這樣的地方,不光是心靈得到了洗禮,就連我們的身體,其實都得了一次純潔的洗禮!沐浴著清晨的陽光,吃著自帶的蛋黃派、饅頭,當然還有鹹菜,這可以補充鹽份,疲憊很快就過去了。休息過後,覺得精神又充沛了起來,腿上也有勁了。

陡步上南峰之前,我們先去探訪了“長空棧道”。那裡距我們剛剛休息的地方不足50米。長空棧道開鑿在南峰南側腰間,上下皆是懸崖絕壁,鐵索橫懸,由條石搭成尺許路面,下由石柱固定。由於棧道險峻,故有“小心小心九厘三分,要尋屍首,洛南商州”之說。這裡只是探險之道,並非登山必由之路,膽小的人看看也就行了,所以石刻上有“懸崖勒馬”警句。長空棧道是元代隴西賀元希來華山時所鑿。因為自己要背著很重的行囊,也就“理順成章”地為自己找到了“借口”,所以沒有經過“長空棧道”。但不用親自去爬,光是看著那一絕壁和低下的萬丈深淵就足夠你腿發軟了。還是DM勇敢,雖然沒有直接下棧道,但她還是一步一步地小心翼翼地走了近十米到達棧道的下山口,然後又一步一步地挪回來。

離開了長空棧道,我們繼續向南峰攀登。這一段路都是很平坦的台階了,一點都不覺得吃力。越往高處走,風景就越來越好。其實當初在下山的時候曾信誓旦旦地表示,“這生不會再這樣登華山吃苦頭了……”但此刻當我在舒適的房間裡一邊聽著音樂一邊一字一句地回憶起那時的感覺時,還是很懷念那種經歷的。有機會,我一定還會再去華山!!而其實從登上東峰之後,從東峰到南峰,再從南峰到西峰,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很難逾越的台階了。或者可以說是老天爺對前面從華山門到東峰這一段最險、最難的路程的一種補償或安慰吧!我們就這樣邊攀登邊觀賞著兩邊的風景,偶爾還停下來拍攝。而那邊桂林仨已經超過我們估計先行不少了。過了不到30分鐘,很快就到了南峰峰頂。南峰是華山群峰中最高的峰,海拔2160米。極目遠眺,座座山峰井然有序地端坐在華山四峰周圍。山上一片翠綠,遠方的楓葉讓墨綠之中多了幾分優雅和嫵媚。天空的藍純淨如洗,太陽雖然暖和卻不耀眼。站在南峰看東峰,旁邊的玉女峰清新秀麗,早晨的太陽斜照在樹林上留下了長長的影子,如同一幅美麗的畫卷。西峰的楓葉映紅了峰脊,也映紅了整個山腰。視線越過西峰再遠眺,廣闊無垠的渭河大地與天空連成了一片,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剎那間,那些“華山論劍”、群雄爭霸的歷史彷彿就在眼前,也似乎理解了秦王漢帝對這片大地的不捨之情。

欣賞完南峰的高大之後,我們借階而下,轉道西峰。在下山的一段路,清晨路面上凝結的冰凌還沒有完全化開,所以走上去甚至會聽到“喳喳”的聲音,很滑。從南峰到西峰很近,西峰的南崖有山脊與南峰相連,脊長僅300餘米,所以從南峰到西峰之頂,頂多就十幾二十分鐘就可以走到了。這道山脊石色蒼黛,形態好像一條屈縮的巨龍,人稱為屈嶺,也稱小蒼龍嶺,也是華山著名的險道之一。西峰有巨石形狀好似蓮花瓣,故又稱為蓮花峰。西峰為一塊完整巨石,渾然天成。西北絕崖千丈,似刀削鋸截,其陡峭巍峨、陽剛挺拔之勢是華山山形之代表,因此古人常把華山叫蓮花山。登西峰極目遠眺,四周群山起伏,雲霞四披,周野屏開,黃渭曲流,置身其中若入仙鄉神府,萬種俗念,一掃而空。宋名隱士陳摶在他的《西峰》詩中就有“寄言嘉遁客,此處是仙鄉”的名句。在西峰,有名的是那家西峰飯店,古色古香,都是木質結構,估計也有很久的歷史了。華山之美,華山之大,其實沒有兩天的功夫真是看不完。古往今來,許多遊客就是這樣夜宿峰頂,盡賞華山之峻險。當我們從南峰走上和西峰之間的這條“龍脊”的時候,感覺就好像是遊走在天地間,那種似險非險的快感體驗是任何東西無法比擬的。而當我們到達西峰的時候,桂林仨已經在那等候多時了。在西峰,我們和桂林仨分別,因為他們接到電話要先下山,而我們,還想再用幾分鐘時間爬上蓮花頂看看。蓮花頂是西峰的最頂處,風景依舊美麗。

遊完了西峰,華山最主要的北、東、南、西四個峰我們就走完了。從西峰下去,就算是下山了。其實華山眾峰之中,我覺得還是西峰的風景最美。從西峰至金鎖關的路上,兩旁儘是蒼翠的大樹。金秋十月,楓葉正紅。下山的小路上落滿了楓葉。舉頭仰望,紅紅的楓葉在陽光的穿透下更加飄逸動人。如果說,在東峰觀日出的激動時刻想找一個人擁抱的話,那麼,在西峰的林蔭小道上,我多想能夠與一位女孩攜手同遊!穿過這片楓林,將留下多麼浪漫的回憶!……

西峰一路上有很多的道家寺院,增添了幾分寧靜和肅穆。從金鎖關下到五雲峰,已經是中午12時了。究竟是到北峰坐纜車下山呢,還是走原路回去?極度疲憊的身體似乎在催促我們“坐纜車,坐纜車!”。但再一想,如果坐纜車下山,那夜晚登山的這一段風景豈不是就這樣與我們無緣了?所以,經過再三考慮,既然“自古華山一條道”,也就不怕走回頭路,堅決從原路返回。

雖然下山的路相對輕鬆了不少,但由於體能的消耗,加上身體的疲勞,我們還是走走停停,走走歇歇。特別是再次經過“老君犁溝”、“一線天”、“回心石”之後,身體已經是極度虛弱了,基本上每走一百米左右就要歇一歇。步子越邁越小,腳踝越來越痛。但夜晚未能看到的一路上的風景此刻都看到了,這真的是一種完美,這種完美是彌足珍貴的。特別是在白天才能看到的隨處可見的一對對同心鎖,一條條飄動的紅絲帶,是一道多麼感人的風景線!它會在我的夢裡縈繞,它會祈願我們幸福安康。

就這樣我們仨最終還是平安地回到了山腳,回到了曾經開始的地方。走出華山門,我們在前面的台階上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我們歸來了,我們凱旋歸來了!此時已是下午4時20分。從凌晨0點開始登山至下山,整整過了16個小時。轉身望了望身後的華山,太陽照在石壁上璨璨發亮,流水聲依舊,人依舊。

這16小時的華山之行,讓我充分體驗了登山的快樂,盡嘗了華山的美麗和險峻。

這一路互助互愛的華山之行,讓我收穫了更深的友情和親情,讓我更深刻地領悟了生命的意義和珍貴。

這難忘的華山之行,讓我的心靈得到了洗禮,將會永遠珍藏在記憶最深處!

Post [遊記轉載]華山遊:英雄無須論劍,山高自然為峰 to digg. Post [遊記轉載]華山遊:英雄無須論劍,山高自然為峰 to Reddit add to stumbleupon Google Bookmark myweb bookmark on del.cio.us newsvine Tailrank magnolia Furl co.mments shadows simpy blinklist
PingTrackBack[ Copy ]http://blog.mjjq.com/trackback.php?id=725
評 論
發表評論

姓名:

郵件: 保存個人信息?


1 | 歡迎你參與評論 請勿發表與政策法規所不允許的言論。所引起的糾紛應由您個人承擔。
2 |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美景旅遊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3 | 當您提交即說明您知曉並同意以上條件。

今天是

美景圖片部落格-風景.攝影.美圖

部落格搜尋 :: Search

中國假期旅行 :: Holiday

旅遊部落格首頁 :: Home

更多旅遊欄目 :: Links

月份歸檔 :: Archives

風光圖片 :: Photos

旅行指南 :: Travel guide

部落格鏈接 :: Blog Links

Technorati Tags

聯繫我們 :: Contact me

中國旅遊部落格網-專注於四川旅遊,西藏旅遊,中國旅遊,出境旅遊
美景旅遊網 版權所有 網站經營許可號:ICP11011674號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4 Mjjq.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四川九寨溝旅遊 MB20090606-BIG5 通過 W3C XHTML 1.0 Transitional 校驗 通過 W3C CSS 校驗